诛天镇魔 百三十八章 阴谋-

2019-10-13 00:12:12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诛天镇魔 百三十八章 阴谋?

“少少侠饶命,是xiǎo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打量饶了xiǎo的吧。△點xiǎo說,”束发青年吓到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忙乞求道。

眼前少年虽説脸庞稚嫩,可那双眼睛又散发的寒气却让他不寒而栗,已武师初期修为竟然生出不能反抗的心思。

凌辰单手持着黑刀眼神冷漠地盯着面前青年,淡淡开口道:“为何打我们的注意?”

“那个我只是想劫一diǎn财”束发青年支支吾吾的説道。

凌辰闻言嘴角忽然露出一抹冷笑,将滴血刀锋往束发青年脖子上一送,直接dǐng在皮肤上。

感受着脖子传来的锋利寒意不由惊恐喊道:“我説!我説!”

凌辰闻言脸上笑容依旧不变只是往外稍稍抽出一些,充满寒意的眼神直接盯着他。

望着凌辰双眸中那股冷漠,束发青年不由咽了咽口水,随手轻轻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説道:“我们是为秘藏而来,我在这里是为了截杀接近秘藏的武修。”

“哦。”凌辰闻言哦了一声,随后看青年的服饰不像是自己这边地域之人又问道:“你是哪里的人?”

“xiǎo的是黑岩国的佣兵,这次只是受人雇佣,还望少侠绕了xiǎo的吧。”束发青年连忙回答,希望能讨凌辰一个欢心。

单人一刀仅用片刻便将自己十余名武者修为的手下屠戮干净,这样年轻便有这般骇人实力,想必是一些宗门的核心弟子,有这样惊人后盾不是自己能惹的起的。

“黑岩国?”凌辰闻言嘀咕了一声,开始疯狂脑补。

黑岩国似乎在玄武境南域

,同天鸿国有着近八万里行程,就算消息传的在迅速也不可能这么时间便就赶到这。

“黑岩国离这八万行程,以你实力怎么可能这般快速来到这?”凌辰黑刀上突然爆发出一层浓烈浑厚的玄力波动,凶厉气势尽显。

“真的!xiǎo的没有説谎,有人找到我们,让我们走到一个山洞中便到这里了!”束发青年惊声回答道,可看凌辰没有丝毫收刀之势连忙从怀中一张地图交到凌辰面前:“这个也是他们给的!”

凌辰接过那张羊皮纸一看,眉头不由一蹙,纸上所画赫然是这迷幻谷中秘藏地图!

眼角余光微微往束发青年一看,现在有理由去相信这名束发青年的话。

眉头之间一股疑惑不安紧锁,这秘境地图不是被分成两半,自己好不容易才凑齐怎么还有一份能加完整的地图出现在这里?

而且之前提到的那人竟然能将他们传送近八万里,这是何等的力量!

忽然响起xiǎo塔古籍中记载着一种阵法能将人轻松传送出十万里的传送阵,心里不由一惊这个神秘人可能还是个阵法师!

阵法师可是大陆受人敬仰的五大职业之一,其刻篆的咒符玉简往往能在关键时刻救人一命,许多门派与大家族都会请阵法师、炼药师这样的奇异能人当任外门长老。

就是这样一名受人敬仰,能让宗门为之抢破头的异术大能为何参与到这个秘藏抢夺之中?

难道这古修秘藏中真的存在什么惊天稀宝?!

凌辰整个人不由陷入深深沉思之中,在蛮荒森林中时便听黑虎佣兵团的队长多次提到“那边的人”,此时秘藏即将开启笼罩在这其中的谜团将要解开。

他想看看一个能一击将整个山头轰平,还能有阵法师这样的能人的势力究竟是何方神圣。

可实在想不通这些人的目的,如果是为了秘藏而来为何还要将秘藏地图随意散出,有如此实力却还这般隐晦形式究竟是为哪般?

带着凌厉精光的眼神不由望向满是破败残树远方,感觉到在这秘藏之后一场惊天阴谋似乎即将收尾。

束发青年望着凌辰双目看着远方出神,心里不由一动单手缓缓伸到腰间,一道寒光匕首出现在手中,惊恐眼神瞬间化作狠厉。

正在他将寒光飞刀凝聚玄力即将飞出之时,只听耳边呼啸声响起,随后一道蓝芒闪现在眼前,眼神呆愣愣盯着前方瞳孔不断涣散,飞刀掉在地上发出铿锵之声。

凌辰听到这道声音才醒悟过来,看到眉心出现一个散发淡淡蓝芒的红diǎn已经失去生机的束发青年,心里知道自己大意了。

“哼!以后注意diǎn,咱们两清咯。”陈歆雨走到凌辰身旁冷哼一声,带着一丝撒娇味道俏皮地説到。

凌辰听到陈歆雨这般话语,听不出那抹羞意,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无辜:“不知道又哪里得罪这个大xiǎo姐了。”

凌辰将地图仔细看了眼,这份地图比之前那份精细许多,上方还被这束发青年做了标记,现在他们在的位置离那座独臂石像已经十分接近。

去往石像的路上耳边不断传来爆破声响,远方尘雾腾腾显然是有人正在酣战。

凌辰埋头看着地图,心里不断猜想着之前的迷云究竟在这谷中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在他身后的陈歆雨瞧见凌辰埋头苦想的背影奴着xiǎo嘴一脸的生气样,完全没了先前那样果断的杀伐之意。

“笨蛋,真是个笨蛋。”两人不知走了多久,陈歆雨看到凌辰有事抬头望向远方,有时又转身欲言又止,弄的她一阵的心芳乱颤很是懊恼。

“到了!”

就在陈歆雨嗔骂凌辰之时,忽然听到凌辰的话语抬头一看面前正是一尊被削去头颅的单臂石像。

“现在我们只要往那边走,便能到达秘藏之处,不知是否已经被人开启。”凌辰指着秘藏所在之处説道。

“走!”陈歆雨不想和这个木头説太多话,故意沉着脸説道随后脚下蓝芒腾起奔向独臂所指方向。

凌辰无奈摸了摸后脑勺,他现在感觉自己只要一出现在这大xiǎo姐面前总是会惹她不开心,但无奈现在必须同行,苦笑摇了摇头便跟了上去。

快速奔袭,一路上枯树乱石皆有被刀砍剑劈的痕迹,走了百米远时一个十余米宽的大坑更是突现在他们面前。

两人见状相视一望,互相diǎn了diǎn头,心中已经有所答案,能使出这击之人实力定然在武宗之上!

但还是没让两人停下脚步,随着不断离秘藏越发接近,周围的泥土颜色逐渐变得深褐,两旁枯树乱枝如同鬼魅利爪狰狞伸向路中。

凌辰举起手中砍向这些乱枝,“铿!”一刀下去竟然发出清脆声响,枯黑乱枝上一道符文黑光闪起,树枝完好无损。

“没用的,这些乱树是一个阵法,千万不要被这扎到,否则会死的很惨。”陈歆雨转过头先是严肃的説道,但到死字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至从获得壬水神将传承之后,她的识海内便多出许多关于蛮荒森林的辛密,这枯树嗜血阵正是其中一道记忆。

“哦?”凌辰哦了一声,他并不懂陈歆雨所获传承不仅是修为提升,还有这么一团信息,很是好奇是怎么看出这是个阵法的。

经过先前陈歆雨提醒,凌辰xiǎo心的避过这些锋利狰狞的乱枝,露出这片阴深鬼林时,不断看到一些挂在这些乱枝上的枯尸。

表皮干枯无比,身形却还完美保存,显然是被吸干了血液。

“怎么这么邪门!?”凌辰望着不断出现挂在树上的枯尸心里暗道。

怎么这迷幻谷中竟是一些吸食血液为生的异物?

一路都在不停的思索其中的奥秘,不知不觉中已经越过这片诡异森林。

陈歆雨在前,当凌辰踏出森林一斩白芒迅速袭来,凌辰眼神一凝脚上一突想着旁边退去。

轰!

银色斩芒直接砍在凌辰之前所站位置,一道长五六米,深约半米的裂痕出现在地上。

凌辰落地之后还未站稳眼神向后一撇,身后一道身影突现,手中武器晦涩光芒闪烁直袭后脑。

单脚往地上一蹬稳住身形,手中黑刀刀锋一转玄力如同浪潮般瞬间涌现在刀身,眼神凝视前方单手一挥倾斜直上。

轰!

黑刀与偷袭之人手中辉芒巨锤相撞发出轰鸣之上,灰色光芒与凌辰淡色玄力劲芒相互交织,化作狂风直散而去。

手握巨锤的络腮胡大汉脸色露出一抹惊色,重锤压在黑刀上竟然无法压制分毫,重要的是这少年还是单手接下自己突然这一击。

“凝重之技!”络腮胡大汉爆喝一声,巨锤上晦涩灰光忽然大闪,凌辰持刀单手猛地一沉,重心单脚更是陷入土中。

原本一脸淡然的凌辰感受到手中传来巨大的压力,脸色不由一沉露出凝重神色,另一手连忙扣住持刀右手,玄力疯狂涌现整个人顿时笼罩在一阵光芒中,气势陡然。

手持巨锤的络腮胡大汉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玄力冲力,面色一改露出惊骇神色,心中竟然升腾起心悸之感,不敢多做犹豫,全身力量压在巨锤上身形一同压低,想借势弹开。

凌辰借助眼角余光瞬间便知晓络腮胡大汉的想法,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正当络腮胡大汉将全身力量压制到,反弹出瞬间,凌辰眼神狠厉之色露出,全身亮洁雄浑玄力瞬间爆出。

炫亮白光顿时冲天而起,狂暴气息震的地上粉尘碎枝半空漫舞。

抽回玄力的瞬间正是络腮胡大汉薄弱的时刻,此时被凌辰全身玄力这么一爆飞出去数十米远才停了下来,单手捂着胸口艰难坐了起来咳出几口鲜血,双眸中惊骇不已。

“这xiǎo子疯了吗!?”络腮胡大汉望着还未散去的粉尘暗骂一声,随后从怀中取出一颗丹药服下。

这玄力从身上爆出,是将自己全身筋脉作为容器,看先前那个爆炸力量,就算是武宗也会毁掉部分筋脉,这种自毁一生,也要伤对付三分的做法只有疯子才做的出来!

心中不断痛骂遇到疯子让自己在这险境受了这么重的伤,但脸上还是挤出一抹艰难笑意看着烟雾中的情景,在他心中凌辰已经废人一个。

“什么!?”

随着灰尘逐渐散去,凌辰手持着散发着层层涌芒的黑刀,脸上带着一抹骇人冷笑死死盯着他,这笑意看的他毛骨悚然!

“哈哈哈,好!好!很好!”

上饶治疗卵巢炎方法
安康治疗妇科医院
金昌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上饶治疗卵巢炎费用
安康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