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希拉里当年是如何处理克林顿和莱温斯基丑闻

2018-12-03 16:25:50

希拉里当年是如何处理克林顿和莱温斯基丑闻的

法学院的学习以及政治方面的进展都非常顺利,但我的私人生活却一团糟。可有一天,我坐在教室的后面听艾默生教授讲授 政治和公民权利 的时候,看见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孩。她留着非常浓密、颜色很深的金发,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脸上没有化妆,但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力量和镇静是我在任何一个男人或女人身上都很少见到的。

下课以后,我跟着她走出了教室,我打算向她做个自我介绍。当我走到距离她几英尺远的时候,我伸出手去,想去碰她的肩膀,可马上就把手收回来了。我知道这不仅仅是肩膀的接触,我很可能会开始某种我无法停止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我站在狭长的耶鲁大学法学院图书馆的一头,跟一个同学杰夫?格勒克尔谈论加入《耶鲁法学杂志》的事情。过了一会儿,对杰夫的话我突然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因为我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她站在房间的另一头。她回看了我一眼。

又过了一会儿,她合上书,从房间的那头径直朝这头走了过来。她看着我的眼睛说: 如果你准备一直这样盯着我,我也准备反过来盯着你。我们至少应该知道彼此的姓名吧。我叫希拉里?罗德姆。你叫什么名字? 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非常惊异,在好几秒的时间内都无言以对。,我脱口说出了我的名字。

和希拉里的初次约会

过了几天之后,我走下法学院去一楼的楼梯时又见到了希拉里。她穿着一条颜色鲜艳的拖地长裙,我打定主意准备和她待上一会儿。她说她准备去注册下个学期的课程,我就说我也要去。

我们排了一会儿队,同时聊了起来。我的感觉好极了,可是等我们排到队伍前面的时候,登记员抬起头看着我说: 比尔,你怎么又来了,你今天早上刚刚注册过。 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希拉里以她特有的方式哈哈大笑起来。我的把戏被揭穿了,于是干脆要她陪我走一走,到耶鲁美术画廊去看马克?罗思科的作品展览。

我既激动又紧张,结果忘了因为清洁工罢工博物馆没有开门。幸运的是,有一个保安在值班。我向他恳求了半天,还主动提出如果他让我进去,我愿意帮助他们清扫博物馆花园里的树枝和垃圾。保安就放我们进去了。整个展览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观看,太美妙了。

看完之后,我们走到花园里,我把那里的树枝都捡了起来。我想这是我一生中次也是惟一一次破坏罢工的行动,当时政治在我的头脑中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花园里有一个巨大而美丽的女子坐像,那是亨利?穆尔的作品。希拉里坐在女子的腿上,而我就坐在她的旁边,我们就这样聊着。不久之后,我就俯下身去,把我的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这是我们的次约会。

123下一页

铝单板价格
云南方管厂家
杀菌灭藻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