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在1945

2019-09-14 06:38:07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摘要:那年小年之夜,爷爷在经过东甸子柳树林时,捡到了在雪地里发着高烧、不停地呻吟的王维忠。爷爷凭着治病救人的本领,在雪地里给王维忠扎了几针,然后把他背回家。他当然不知道将来王维忠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更想不到王维忠会恩将仇报,致他于死地。二十年后的小年之夜,也是个大雪之夜,爷爷还是在经过东甸子柳树林时,捡到了在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奄奄一息的小黑狗。爷爷可怜它,将它抱回家。他当然不知道将来小黑狗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更想不到小黑狗会替他报仇雪恨,致王维忠于死地。 我爷爷叫王焕堂,他会针灸,这在解放前很了不起,那时的他,也顶半个郎中了。他给人下针从不收费,但他爱酒,一边下针一边喝酒,酒足饭饱之后,起下针,把嘴一抹就走人,谁要给钱,他就把眼一瞪说:“咋了,看不起我?”人家只好把钱收回去。他口碑不错,所以常有十里八乡的人上门请他去给病人下针,所以他经常走夜路。王维忠和大黑,就是他夜里在回家的路上捡到的。
那年小年之夜,爷爷在经过东甸子柳树林时,捡到了在雪地里发着高烧、不停地呻吟的王维忠。那时候,王维忠像一条死狗一样卷缩在路旁,身上积了厚厚一层雪。爷爷凭着治病救人的本领,在雪地里给他扎了几针,然后把他背回家。他当然不知道将来王维忠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更想不到王维忠会恩将仇报,致他于死地。
那时候王维忠只有八九岁,他不知道父母是谁,他从记事起就讨饭吃,后来是东甸子死了丈夫和儿子的疯婆子收养了他,但不久前疯婆子死了,王维忠无家可归,那天饿昏在讨饭的路上。于是,爷爷收留了他,供他吃供他喝供他住供他穿还供他读书。但王维忠不是读书的材料,书读不进去,还做尽坏事,给我们家私塾先生被窝里放长虫,夜壶里放蛤蟆,衣服上放毛毛虫。后来私塾先生抖着山羊胡子气呼呼地对爷爷说:“你要再让他进学堂我就回家!”于是,王维忠读了不到一年私塾又给爷爷放牛。他一边放牛,一边在外面偷鸡摸狗,惹了不少乱子,隔三岔五就有人找上门来,爷爷没少揍他,但他屡教不改。后来随着他一天天长大,又多出一个毛病来,见了女人就拖不动腿,闹得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像躲瘟神似的躲他。那年夏天他在田里锄地,兽性发作, 了我们家给他送早饭的丫头。丫头哭哭泣泣告诉了奶奶,奶奶又告诉了爷爷。爷爷听后气得暴跳如雷,正要到田里找他,王维忠就收工回家了,爷爷二话没说,一把抄起门旁一根棍子,照着王维忠屁股猛打一阵。他当然没想到他会给王维忠打断腿,使他从此成为瘸子;他更没想到王维忠会因此忌恨他,虽然给了他一些补偿。该当王维忠有老婆的命,后来丫头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爷爷只好亲自做媒,把丫头说给王维忠做媳妇,给他们三间房子二亩地,自己过日子。
二十年后的小年之夜,也是个大雪之夜,我爷爷还是在经过东甸子柳树林时,捡到了一只在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奄奄一息的小黑狗。它瘦得跟鱼刺似的,爷爷可怜它,将它抱回家。他当然不知道将来小黑狗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更想不到小黑狗会替他报仇雪恨,致王维忠于死地。
那时候小黑狗还小,跟爷爷的鞋子一般大。一年后,它长得身高体长,像一头小驴驹,而且浑身乌黑,没有一根杂毛,就像刚从墨池子里捞出来似的。起初爷爷叫它小黑,后来就改叫大黑了。
大黑机灵、嘴馋,一双狗眼骨碌着乱转悠,整天算计着偷嘴吃。那年端午节,奶奶提前几天就包了粽子,装在篮子里,挂在西厢房学堂房梁上。过节那天发现,满满一篮粽子只剩了半篮,她悄悄地告诉了爷爷。爷爷以为是教书的王先生偷吃了,让奶奶别声张。后来长工田二宝耕地,发现了埋在地里的粽子,用篮子提回家,才知道是大黑所为。畜牲毕竟是畜牲,偷埋了粽子却没吃,白糟蹋了那些粮食。爷爷揪着大黑的耳朵,指着那些发了霉的粽子说:“你这个狗杂种,我让你吃得饱饱的还往外偷,看我怎么揍你!”他骂大黑时总是骂它狗杂种,教训它时总是揪着它的耳朵。
大黑嗅着那堆变了味的粽子,然后闭上眼睛,一副任打任罚的样子。它只要做了错事就那副熊样,但老不长记性,做错了挨揍,挨了揍再犯。爷爷一个耳刮子扇到狗头上,又踹了它一脚,粗声喊道:“滚!”大黑夹起尾巴躲到狗窝里。
后来田二宝的褂子丢了,怀疑是大黑干的。那天长工们在田里锄地,热了便把衣服脱在地头,收工时唯有田二宝找不到褂子。人们看见大黑在地头转悠过,但没看见它叼衣服。毕竟没有证据,大黑免了一顿揍。
都说黑狗能辟邪,可大黑本身就邪性。在它四岁那年秋天,有几回爷爷早上喂驴,发现头天拴着的大灰叫驴缰绳脱开了,而且驴背湿漉漉的,像被雨淋过似的,搞不清是汗水还是露水。起初爷爷没在意,以为没拴牢。但事情发生过几次之后,爷爷起了疑心,夜里便支棱着耳朵睡觉。
那天夜里,爷爷听见外面有动静,便趴在窗上向院子里探望。朦胧的月光下,只见那头灰叫驴背上驮着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人在院子里走动。起初以为是管家早起赶集,但一想觉得不对头,即使管家赶集,也不可能在院子里就骑到驴背上,而且管家身材高大,驴背上的人却很矮小,没长脖子似的,斗笠紧扣在蓑衣上。爷爷想弄个明白,遂穿鞋下炕,顺手从门后摸一张铁锨拿在手里,悄悄开了门,躲到墙角处。这时,那头灰叫驴已经转到后院去了。
待它们再转回来,借着淡淡的月光,爷爷终于看清了,大黑正骑在驴背上,像一位凯旋的将军,得意洋洋地向他走来。爷爷只觉得心底的一团火噌地一下蹿上头顶。当它们来到墙角拐弯处,爷爷手中的铁锨猛地朝驴背上的大黑轮过去。大黑“嗷”地一声跌下驴来。它迅速抖掉身上的蓑衣和斗笠,纵身跳上墙头,却不急于逃走,回过头来,用一双狗眼望着主人。爷爷被它气疯了,快步奔到墙根,抡起铁锨喊道:“我打死你这个狗杂种!”大黑这才跳下墙逃命。“走了就别回来!”爷爷隔着墙又喊了一声。
俗话说:狗记千里猫记八百。爷爷的亲戚大黑都跟着去过,而且熟门熟道。平日里走动多的是东山屯爷爷二舅家,两个村子相距近二十里地,大黑跟主人去过一次便记住了道路。后来再去走亲戚,大黑便半道上提前跑去报到了。二舅家只要见到大黑,便知道外甥随后就到,于是就提早忙活起来,待爷爷赶到时,一桌酒菜早已备好。可是这次东山屯的亲戚刚吃早饭大黑就到了,他们准备了一桌酒菜,等到过晌也不见客人踪影。
傍晚,爷爷他二舅来了,大黑紧随其后。二舅问明缘由,方知大黑是请他来说情的。
爷爷还在气头上,对二舅说:“大黑成精了,它深更半夜骑着驴遛弯儿,把那驴折腾得大汗淋漓,我还怎么让它给我耕地拉磨?我非打死它不可!”
二舅说:“既然它晓得让我来说情,它就是通人性的,你侥了它这一回,估计它再也不敢了。如果屡教不改,再打它也不迟。”
俩人坐在炕上喝着酒说着话,大黑站在炕前静静地听着,不时偷眼看一下主人脸色。爷俩干起一杯酒,爷爷穿鞋下炕,他揪着大黑的耳朵说:“今天饶你一条狗命。如果今后再敢骑驴,我就一镢头砸死你!”大黑闭着眼,挨了两个耳刮子,夹起尾巴回窝了。
此后两个多月,大黑很守规矩,既没偷嘴吃,也没在外面惹是非。那天爷爷喝着酒一高兴,就嘿嘿一笑,夸了它一句:“大黑表现的不错嘛!”还扔给它一块鸡屁股。
没承想大黑没经得住表扬,不久,偷嘴的毛病又犯了。
奶奶买一块猪头肉,放在竹篮里,挂在学堂房梁上。中午,王先生躺在课桌上午休,朦胧中见大黑拱开门走进来,它先站在王先生跟前打量了一会,见他打着呼噜睡得正香,便放心地忙活起来。它用嘴咬住桌腿拖到房梁底下,又叼到桌旁一把凳子,纵身跳上桌子,把凳子叼了上去,再跳上凳子,立起前爪,叼出竹篮中的猪头肉,然后跳下桌子,叼着肉跑了。
王先生眯缝着眼睛,假打着鼾声,目睹了这一切。前面有了大黑报复田二宝的例子,王先生便不想得罪大黑,既不制止它偷嘴吃,也不想把他看到的事情告诉别人。
但王先生终没憋住。
次日,我奶奶取下那个空竹篮,两眼看着王先生说:“这肉咋就没了呢?”临走又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傍晚,王先生把目睹大黑偷肉的过程告诉了爷爷。
爷爷快要气疯了。他揪着大黑的耳朵走进学堂,指着那个空竹篮说:“你这个狗杂种偷吃了我的猪头肉?”大黑闭上眼睛。爷爷扇它一个耳刮子,还不解气,随手抄起一根顶门棍,照着狗头就是一棍。大黑连躲都没躲,当场就昏了过去。本来爷爷想再揍它一棍,见它昏倒了,便扔下棍子,回屋喝酒去了。
饭后爷爷再到学堂,只见大黑留下一滩血迹没了踪影。爷爷知道他下手狠了些,而且打中了要害部位,否则,大黑不会经不住一棍子,还流了一滩血。
大黑再没回家。
春节到了,王先生要回家过年了,爷爷给他两包糕点两瓶酒。王先生谢过之后笑笑说:“今天得叫人送我一程。”
“咋了?”爷爷不解地问。
王先生告诉他,大黑被打之后又回来过一次。那天中午他刚躺下午休,见大黑拱开门溜进学堂,围着他转来转去,不停地打量他。当它走到跟前时,王先生一下睁开眼睛,大黑见他没睡,一伸嘴,叼起他放在桌上的礼帽,大摇大摆地走了,走到门口还回过头来瞪他一眼。他没追,估计狗东西是算计他。
“不会有啥事吧?”爷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让田二宝带上猎枪,护送王先生回家。
王先生家住西山屯,到家十几里地,途经一片黑松林。他和田二宝一路上说着话,不紧不慢地走着。快到黑松林时,王先生望见林地里一团黑影闪了一下,一眨眼又不见了。他对田二宝说:“注意前面树林!”
当他们走进黑松林时,两人的目光警惕地在林地里扫来扫去,并没发现异常。田二宝笑笑说:“王先生多虑了吧?”话音刚落,只见树林深处一片坟包后面,猛然跳出一黑一黄两条大狗,黑的是大黑,黄的也许是它结的伴,两条狗像两只猛虎一样向他俩扑过来。田二宝急忙端起猎枪。
见田二宝带了家伙,大黑怯步了,它跟主人上山打过野兔,自然知道猎枪的厉害,却不肯退去,眼里闪着凶光,龇牙咧嘴,发出呜呜的叫声。
田二宝心里一急,照着它们就搂了一家伙,只听见“嗵”地一声,不知打中没打中,两条大狗哀叫着跑了。
在坟包后面,王先生发现了他那顶礼帽。他拿在手里,拍掉尘土,对田二宝说:“它知道挨了揍是因为我告了密。那天它叼走我的帽子幸亏没追,看来它早有打算,在这里守候了多日,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田二宝拍着脑门说:“这个畜生,怎么会呢?”他不相信大黑有这么高智商。
王先生说:“怎么不会?它都成精了。它去过我家,知道这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而且还找了帮手,今天要不是有防备,恐怕我这条老命就没了!”
爷爷听说后发着恨说:“再养大黑就会出大事,它回来就打死它!”
大黑受了伤,瘸着腿去了东山屯。爷爷他二舅又来了。一进门他就对爷爷说,“它瘸着腿去求我,还不是贪恋这个家?再说,我来一趟也不容易,这个面子你得给吧?”
爷爷瞅一眼跟在二舅身后的大黑,大黑正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看着他,爷爷的心一下就软了。他伸出手抚摸着大黑,从它身上取出五颗猎枪铁砂弹,然后给它上了药。奶奶扔一块饼子,大黑叼着便回窝里去了。
一九四五年,大黑六岁,我们那里解放了。爷爷被划为地主,县土改队给他留了四间房子五亩地,其他房屋和土地全部充了公。不久,王维忠当了农会副会长。
一天傍晚,王维忠带了几个人突然闯进我们家。一见面,王维忠就抽了爷爷两个大耳光,接着把他五花大绑押到农会。爷爷明白,现在王维忠当了干部,要跟他算旧账了。
次日天刚蒙蒙亮,村子里突然铛铛几声锣响,接着传来几声惊天动地的呼喊:“到东甸子开公审大会啦——”随着,村里所有的狗都叫起来。
东甸子是邻村,开完公审大会已近中午,会上宣布活埋四个地主,立即执行。会场一下就像炸了营,人们欢声雷动,纷纷向旁边的柳树林奔去——那里是埋人现场,早已挖好了土坑。我爷爷没有人命,不够活埋条件,所以不在活埋名单之列。但就在人们准备把那四个地主押走活埋时,王维忠突然一声喊:“把王焕堂也带上!”贫雇农的觉悟一旦被唤醒,就像干柴烈火,任谁也控制不了局面,县工作队的三个人企图阻止大家不要蛮干,但他们的声音被群众声势浩荡的声音淹没,夹在义愤的群众中就像三个木偶。
其实爷爷并没有民愤。那些义愤了的人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分到了房子和土地,翻身做了主人,相当兴奋,就像着了魔似的,有人喊什么就跟着喊什么。爷爷被王维忠等人拖到东甸子柳树林早已挖好的大坑旁,王维忠抬起他那条好腿,一下把爷爷踹进土坑里。那时候,大黑就躲在附近柳树林里,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主人被王维忠踹进土坑,并被埋在里面,急得左蹿右跳,汪汪大叫。后来王维忠发现了大黑,伸手从别人手里夺过一杆猎枪,要让大黑陪它主人一起下葬。大黑见他手里操起家伙,一闪身跑掉了。
从此,大黑再没回家。
不几天,王维忠在一个外出开会的晚上突然失踪。
两天后,有人在东甸子柳树林埋人的大坑旁边发现了一具面目皆非的尸体。那尸体浑身一丝不挂,肚子被开了膛,五脏六腑都被掏了出来,肠子扯得很远,就像从肚子里扯出一盘草绳,头颅只剩个骷髅,样子相当难看。后来经王维忠老婆辨认,那具面目皆非的尸首就是王维忠。
人们对此说法不一。有人说王维忠是被坏人谋害的,也有人说是被狼咬死的,但王先生却悄悄地跟我奶奶说,那是大黑干的。
给爷爷上五七坟那天,人们远远地望见,爷爷坟地旁边有一团黑影,父亲喊了一声大黑,那团黑影一晃就不见了。
来到爷爷坟前,父亲从地上捡起一顶破毡帽,大家认得,那是王维忠戴了多年的破毡帽。
父亲登上旁边一座高坟头,冲着四周高喊起来:“大——黑……”
等了许久,也不见大黑的踪影。
父亲仍在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声音传得很远,在旷野里久久地回荡着……


共 51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宅子有地有佣工不愁吃喝的爷爷并没有坐在家里,靠剥削下人作威作福,而是凭着自己的本领为乡亲们义务针灸治病。他为人热心友善,对动物也一片爱心。他在为别人治病回来的路上救了饿晕在路上的男孩 忠,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抚育他长大成人;他把在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的小狗抱回家,把小狗养得像小驴狗。救人也好,救狗也罢,爷爷都没有企图,并不奢望将来得到回报。但这救来的人和狗都不让爷爷清心, 忠不学无术,坏事做绝;长大了的黑狗不但偷嘴还捉弄牲口,并且记恨人,有仇必报。作品分两条主线去写,一条写人,一条写狗。妙趣横生,相互映衬。但让人感慨的是,人忘大恩记小结,恩将仇报,要了爷爷的命,狗却替爷爷报仇,让无义小人做了爷爷的陪葬。角度新颖,寓意深刻的好作品,推荐共赏!【编辑:海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91201】
1 楼 文友: 2016-09-10 2 :21:44 被爷爷救来的人生着狼心狗肺,被爷爷救来的狗也劣迹斑斑。但这条受人恩惠的狗再坏也没有去害主人的心,虽然去不掉狗性,但在受到主人惩罚时无怨无悔,倒是被救来的人忘大恩记小结,恩将仇报,将恩人置于死地。
2 楼 文友: 2016-09-10 2 :28:44 忘恩负义之人不如犯了错甘受主人惩罚的狗。小说角度新颖,语言娴熟,构思独到,内涵丰富。拜读文友佳作,祝创作愉快!
 楼 文友: 2016-09-12 21:40:49 农夫与蛇的续集。
行善为善一定要看准对像,不是什么样的人都是那么可怜,都可以被同情的。宝宝大便黑色
宝宝营养不良有什么表现
小孩不消化发热怎么办
幼儿眼屎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