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向朱镕基上书的李昌平:从乡党委书记到NGO官员

2018-12-01 16:05:27
向朱镕基上书的李昌平:从乡党委书记到NGO官员 在社会的急速转型中,虽然个体命运的跌宕起伏常常微不足道,但还是会记录下一些独特的人生轨迹,成为这个时代的符号。

由于给朱镕基总理写了一封信,为当地农民说了真话,李昌平“一举成名”,被媒体称为“中国的乡党委书记”。

但是很快,各种压力扑面而来,李昌平屡遭打击,不得不“自愿”辞掉了“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的职务,之后到了北京《中国改革》杂志社做记者。

2003年9月,他又离开了《中国改革》杂志社,成为香港乐施会中国西南扶贫发展团队的一员。

对于41岁的李昌平来说,从乡党委书记到媒体记者再到NGO项目官员,这三个不同的职业为他开启了三重人生之门,这让他有机会更加立体地了解这个社会,也了解自己的内心。

七日财富:从1983年1月到2000年9月的17年间,您曾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在这期间您的感触是什么? 李昌平:当时我给朱总理写的信中说“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这其实就是我当党委书记十几年的感触。

七日财富:是什么使您有勇气给总理写信,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您? 李昌平:他人怎么看我,其实我并不在乎。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的血管里流淌的是农民的血,我有责任和义务让我的父母过上好日子,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七日财富:您感觉您的努力有效果吗? 李昌平:个体的力量是微弱的,但是通过我的呼吁,更多的人关注这些问题了,这些人既有制定政策的官员,也有能够影响决策的专家学者以及媒体人士,大家一起努力,事情就开始有好转了。

例如,今年的“一号文件”在扩大农民权益方面较前些年大有进步,对城乡轻视、身份轻视,已有实质性的认识。

七日财富:您怎么总结您这17年? 李昌平:这17年是一个先痛后醒的过程。

开始只停留在为农村现状担心和痛苦的层面,但后来就渐渐开始研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状,所以说也是一个从实践到理论的过程。

七日财富:您不当乡党委书记后,为什么选择去了北京《中国改革》做记者? 李昌平:那是我一生尴尬的日子。

在没有单位敢用我的时候,《中国改革》的领导和同事们勇敢地收留了我这个“北漂的共产党员”,帮助我度过了为难的日子。

七日财富:为何后来又决定离开《中国改革》? 李昌平:离开《中国改革》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热泪盈眶。

但是我发现自己的长处不是搞媒体和理论研究,17年的农村工作经历造就了我和农民打交道、做实际工作的能力,所以,我萌发了下到一线工作的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