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赏析】空杯溅落的残痕“毕业”

2020-03-27 12:45:04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读罢路遥耗尽心血谱写的鸿篇巨著《平凡的世界》,心中久久未能平静,久久不能从书中走出来。
《平凡的世界》这本书不仅深刻展现了中国农村从解放到改革开放间的巨大变化,而且更是一部充满 的奋斗史。但凡看过《平凡的世界》的都有这么一种感觉:平凡的世界里演绎着不平凡的故事,特别是爱情故事。
用路遥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有爱情,人的生活就不堪想象。爱情啊!它使荒芜变为繁荣,平庸变为伟大;使死去的复活,活着的闪闪发光。即便爱情是不尽的煎熬,不尽的折磨,像冰霜般严厉,烈火般烤灼,但爱情对心理和身体健康的男女永远那样的自然,同时又永远让我们感到新奇、神秘和不可思议。”
爱情,这是我们人性中的至圣至诚、至善至美、神秘而不可或缺的感情。爱情的美丽,美丽的爱情,在《平凡的世界》中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现。
读罢《平凡的世界》,我被书中美丽的爱情深深感动着:孙少安与贺秀莲,由一见钟情到生死相依;金波与藏族姑娘的军马场之恋;田润生与郝红梅,继续着中国传统的感情方式:由怜悯、同情过渡到爱情;李向前与田润叶,靠执著的追求获得成功……
相对于这一切来说,我更加关注孙少平与田晓霞真实而又浪漫的爱情。
田晓霞,一个很诗意很浪漫的名字,作为书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她无疑是漂亮的,善良的,甚至是完美的。她有思想,有文化,在追求爱情上勇于打破世俗,可她的结局却是在洪水中为救落水女孩而英勇牺牲。
对于田晓霞的死,似乎是作者给读者的当头一棒,因为之前没有任何暗示,很多读者对她不幸的结局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恍惚之中,我也是如此痛恨作者无情,将这样一位脱俗女子的性命给剥夺了。
可转念想想,这样似乎才更有力地推动了小说的完善。
田晓霞出场并不算早,但每一次出现都很是时候。高中的时候,孙少平和田晓霞相识。因为不同凡响的学识,与众不同的气质以及一如既往的求知欲使他们成了红颜知己。渐渐的,两个人都长大了,成熟了,孙少平历经磨难的生活经历以及他对苦难生活的理解与执着于美好未来的心态深深触动田晓霞,以至确定男女朋友关系。
他们是绝对的红颜知己,他们之间是典型的先友谊而后爱情,一步一步发展得很自然,很和谐,很浪漫,很不寻常。
田晓霞,一个县革委副主任(小说后面官更大)田福军的女儿。孙少平,双水村一个乡巴佬,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生活中极其平凡的角色,通过不断地奋斗,在改变自我命运的同时,竟然获得省报大记者田晓霞幸福甜蜜的爱情,简直不可思议。
一个贫农的儿子,一个高官的女儿,本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更不可有什么结果的,但是作者用志同道合的思想基础,克服偏见、大胆追求真爱的浪漫热情把他们紧紧的拴在了一起。在精神层面上,一切阻碍爱情的东西都会灰飞烟灭,至此,孙田爱恋就从很假变得很真。
孙田两人本来身处不同的阶层,田考上了黄原师专,孙随后赴黄原打工,两人的生命航线似乎再也不会交汇。但两人在电影院门前的邂逅,拉开了两人感情继续发展的序幕。通过周六孙在田父亲办公室借书并与田交流思想这一浪漫的秘密活动,两人之间迸发出爱的火花。他们相约到麻雀山,在一棵木梨树下的一个拥抱一次接吻定义了两人新的关系,并相约两年后在相同的时间和地点会面。
对待爱情,这两个人简直就脱了俗,他们既不刻意追求,也不刻意逃避,率性而为,自然而然,顺理成章,超越了各自出身和阶层的局限,达到精神、思想和心灵上的默契,真是很伟大很崇高的爱情。
也许,这样的爱情对于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奢侈。但是,他孙少平竟然是这样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幸运,他获得的不仅仅是一个红颜知己,同时人格也得到了提升。
在我看完小说之前,我很庸俗的以为田晓霞最后会顶住家庭的压力和孙少平在一起,从此只羡鸳鸯不羡仙。
看完小说后,发现结局并非如此,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是多么庸俗啊!
自古爱情多悲剧,而且中国人历来喜欢悲剧。
沈园重逢空悲切的陆游和唐婉;一生挚爱却未能相守一生的徐志摩和林微因;人妖殊途却情意绵绵的许仙和白蛇;一年一相见的牛郎和织女;化蝶依偎你身旁的梁山伯和祝英台……
古往今来的这些悲剧看似偶然,可偶然之间存在很多历史的世俗的封建的必然。
可是,田晓霞的悲剧并没有这些所谓的必然,而是突然陷入悲剧,如此一来,孙田爱情的悲剧就成了人世间最大的悲剧。田的悲剧真的太过于突然,对书中和书外的人来说都是突然。
在洪水中救人被卷走,为何就她凑巧碰见一个落水女孩?
她为什么非救不可?
为什么救人中偏偏又有一个巨浪?
为什么作为游泳好手的她不能在洪水中生还?
这不是一个极其偶然的事件吗?
虽然整本书中已经充斥了悲剧,但作者还是手段极其残忍地制造如此悲伤的气氛,把一个美丽大方、风风火火、豪放洒脱的女孩给“扼杀”掉。开始我很是不理解,很是遗憾。但后来想想,作者这样的安排也似乎很完整,因为只有极其偶然的事件才能体现出爱情的价值,更何况爱情败给命运总比败给世俗要好。
如果说田晓霞和孙少平结合,我们自会在心中有所安慰,至少孙少安和田润叶两人之间的爱情悲剧没有在他们身上重演。像孙少安和田润叶那样“门当户对”,这种思想虽然庸俗,但在现实婚姻中发挥着难以抗拒的作用。
如果孙少平和田晓霞冲破了门当户对的束缚双宿双飞,自然是爱得超然脱俗。如此,作者仅仅是让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婚恋在自己笔下实现了,给读者一个精神的寄托。但这种婚恋故事童话故事里全都是,作者没必要如此浪费笔墨和篇幅。
如果田晓霞最终屈服于家庭的压力而妥协分手,我认为这是行不通的。依据田独立自信的性格,她会坚决维护自己的爱情,任何人也难以阻挡她。对她母亲不敢说,但对其开明的父亲,时任省委副书记的田福军,能否接受煤矿工人身份的女婿,实在是不好说。倘若两人最终被强行拆开,那就是重复少安和润叶的不幸,悲剧就重演了,情节就重复了,那作者就没必要塑造这对情侣,有之前的孙少安跟田润叶这一对就足够了。
当然,路遥是大家,他知道,即便作者和读者心中都有过极大的不情愿,但让田晓霞长眠于江海是再好不过的结局。
爱情的花朵开得正艳的时候,还来不及结果,便陡然间凋谢。虽令人悲痛不已,但田晓霞永远停留在了她最美丽的年华,她永远属于孙少平一个人,所以田晓霞遗物中有三本关于两人爱情的日记由孙少平来保存,并没有被她父亲一把火烧掉,这是一个很完整的结局。
正因如此,孙少平是幸运的。
他在有生之年碰到过这么好是一位女孩,曾经那么热烈的相爱过,她甚至比他爱得还多,日记里面火辣辣的文字就是有力的说明。而且,在田的心中,他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即便在田生命最后的一瞬间,眼前闪现的也是他的身影。
正因如此,孙少平是幸福的。
尽管他每次读田的日记时,便不能自已,悲痛惋惜之余,怎不怀念这曾经的幸福时光。生命之中能有此般回忆,身为掏碳工的他还会有什么遗憾呢?
其实,真正永恒的爱情,并不是一日三餐,更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真正令人回味无穷的爱情,还真得像他们这样。
可是,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呢?
田晓霞在她的日记中这样写他们的爱情:“酷暑已至,常去旁边的冶金学院游泳,晒得快成了黑炭头。时时想念我那‘掏炭的男人’。这想念象甘甜的美酒一样令人沉醉。爱情对我虽是‘初见端倪’,但已使我一洗尘泥,飘飘欲仙了。我放纵我的天性,相信爱情能给予人创造的力量。我为我的‘掏炭丈夫’感到骄傲。是的,真正的爱情不应该是利己的,而应该是利他的,是心甘情愿地与爱人一起奋斗并不断地自我更新的过程;是溶合在一起——完全溶合在一起的共同斗争!你有没有决心为他(她)而付出自己的最大牺牲,这是衡量是不是真正爱情的标准,否则就是被自己的感情所欺骗……”
当爱情不能完美时,总有很多力量拆散,完美的爱情常常败于各方拆散力量之手。比如陆游和唐婉,唐婉被陆母强行休掉;再比如许仙和白蛇,被法海破坏;牛郎和织女被丧尽天良的天规拆散……但是无论哪种力量的拆散,都不如命运的拆散完美。
或许爱情败给命运是败局中最完美的。

写于,厄瓜多尔

共 19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鲁迅先生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与田晓霞的爱情是完美的——悲剧性的完美。作者被《平凡的世界》中不平凡的人和事深深的感染着,更被那败得最完美的爱情故事所震憾。对田晓霞的深度解读,令读者从一种全新的高度来看待孙田之爱,从而更进一步的理解与欣赏路遥做为大家的“良苦用心”。一部《平凡的世界》记录着一段不平凡的历史变迁,也是一段平凡人不平凡的奋斗史,更是一段平凡人的不平凡的爱情史诗。完美的田晓霞,被定格在最完美的那一刻,成为“永远”。推荐欣赏。【编辑:三微花】
1 楼 文友: 201 -04-2 20:47: 4 一点开这篇文章,我就惊呼起来:哦,这一定是篇好文章,就凭这题目和这副标题!先生在一旁也笑了:你的编者按也会是好的,因为《平凡的世界》你也看了,你也喜欢。
这,也许就是缘啊,也就是冥冥中的那种神奇的力量吧。这篇文章,我每多看一遍就又一份感动和感慨。谢谢文友,让我再一次走进《平凡的世界》,再一次走近田晓霞的完美。问一声:在异域要保重身体,盼你早日回国。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4-24 10:59: 1 感谢三微花对拙作的精彩点评。不过您的一声问候,让我更想家了,哈哈!
2 楼 文友: 2015-04-17 16:40:20 真的好文章!!!好久没有读到这么美的文字了。小儿优卡丹说明书
心梗能看好吗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
治阳痿希爱力金戈选哪个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