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和籍老兵刘大江在缅甸去世曾随远征军

2019-12-05 07:52:21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安徽太和籍老兵刘大江在缅甸去世,曾随远征军赴缅抗日

2011年5月,90多岁的刘大江再次踏上故土。(资料图片)

刘大江,祖籍太和县高庙镇。抗战时期,刘大江加入中国远征军,深入缅甸抗击日军。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和一些战友留在了缅甸。1957年,刘大江作为华侨代表回国探亲过一次,之后便和故乡的亲人断了联系,但他从未放弃过回家的梦想。

2011年4月,在上看到刘大江老人寻亲的信息后,辗转联系上了他的亲人。2011年5月,和家人失去联系半个多世纪的刘大江,终于再次踏上故土。后来因不适应家乡的气候环境,他又返回缅甸居住。

6月24日上午9时许,97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因病医治无效,在缅甸去世。“中国大使馆的人来看望老爷子,正商量回国参观9月3日的阅兵式呢,没想到就这么走了。”刘大江的侄孙刘晓峰说。

为国征战,半世漂泊

刘大江11岁时,随父亲抵达上海。淞沪抗战时,很多平民被炸死炸伤,正在上中学的刘大江非常愤怒,想去考空军。

17岁那年,他考上了南京中央防空军事学校,不久就被派到山西太原守卫军用机场,正式成为一名高炮兵。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时年19岁的他被调去忻口做城防。刘大江所在的部队是防空学校小炮队。在一次行动中,他和战友连夜拉着炮到忻口城里,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时,日军开始用大炮轰城。这是刘大江次上战场。

1937年11月,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刘大江所在的部队遭遇日军。面对日军的机枪扫射,他随部队开始向吕梁山转移,后来与队伍失去联系。在寻找部队的过程中,他乔装打扮,辗转在西安找到所属部队,后来被调至汉口守卫机场。

不到一个月时间,部队陆续向长沙撤退。没有运输车,他们就用人力拉着大炮和难民一起撤退,而头顶上不时地有日军飞机呼啸而过。在到达长沙后不久,防空学校校本部搬到了贵阳,刘大江和战友拉着炮又到了贵阳。不料到了贵阳后,部队又被打散了。无奈之下刘大江就在防空学校报考无线电训练班,学了3个月无线电后做报务员,后被派往兰州。在去兰州途中,刘大江路过重庆时遇到以前的同学,大家建议他留在重庆。

1942年,重庆招募中国远征军。“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感染了刘大江,他再次拿起枪参加了远征军。刘大江被分配到汽六团,受训一年多后奔赴缅甸抗日战场。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刘大江和部分战友留在了缅甸仰光。1957年,他和战友作为华侨代表回国观光。其间他曾回到家乡太和,见到了父亲和弟弟。在家乡住了半个月左右后,刘大江又回到了缅甸。

1997年,刘大江妻子去世,无儿无女的他身处异国他乡,渴望返回故土的心情日益迫切。然而,已经和故乡亲人失去联系多年,还乡之愿只能留在梦中。

媒体相助,老兵返乡

“在有生之年,我想回到我的故乡安徽看看。”2011年4月29日,获得一条来自缅甸仰光的消息,93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想通过媒体联系上在安徽的亲人,打算回国探亲。经过努力,终打听到了刘大江弟弟的消息,并联系上了刘大江的侄子刘红。

听到失去音信几十年的二伯有了消息,刘红很是激动。“谢谢你们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我们。”的另一头,50多岁的刘红激动不已。刘红对说,他父亲兄弟四人,刘大江排行老二,他父亲排行老四,大伯已去世,三伯也失去联系很久了。

2011年5月16日,刘大江老人坐上从缅甸飞往合肥的航班。当天下午2时20分许,合肥骆岗机场抵达厅,坐在轮椅上的刘大江终于出现在了亲人的视线中。在阔别祖国50多年后,中国远征军老兵刘大江终于回家了。

大江东去,叶落归根

回到家乡的刘大江格外精神,由于亲戚都在合肥居住,刘大江当时也打算在合肥定居。然而几天后,合肥突然降温,常年在缅甸生活的老人出现严重不适,半个月后,93岁的老人想回缅甸短暂调节一下。

2011年7月,刘大江在侄孙刘晓峰等亲属的陪伴下返回缅甸,经过商议刘晓峰决定在缅甸办厂经商,有了家人的陪伴,刘大江在缅甸也可以安心生活了。

昨天上午,刘晓峰给发来称,刘大江24日上午9时许因病医治无效在缅甸去世,终年97岁。刘晓峰说,老人生病时,中国驻缅甸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多次前去探视,让老人特别高兴。“老人躺在病床上还想坚持到9月3日到北京参加阅兵式呢,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也表示随时为他办理回国手续。”刘晓峰说,遗憾的是老人没等到那一天就去世了。

刘晓峰说,老人的遗体将于今天在仰光火化。对于是将老人的骨灰葬在中国远征军公墓还是安徽老家,刘晓峰说:“大江东去,叶落归根。”

夏商西周
天秤座
舞钢汽车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