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龙吟(小说)

2019-09-14 07:36:43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摘要:世间正邪,黑白,本为同源之水,清浊善恶,终有同流之时。江湖可怕,比江湖更可怕的,是人心。 文案:
5月 1日,宜春至金瑞的中巴车上,一名男子突然持菜刀行凶,致5名乘客受伤。危急关头,被砍两刀的宜春三中高三(17)班学生柳艳兵,不顾危险,勇敢地冲了上去,将歹徒按倒在地,并终夺下歹徒手中的凶器,保护了更多的乘客。

正文:

世间正邪,黑白,本为同源之水,清浊善恶,终有同流之时。江湖可怕,比江湖更可怕的,是人心。

——题记

我的名字叫龙吟。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在打斗时会发出龙吟一般的声音,我的主人,便给我取名龙吟。
在我的世界里,除了杀伐,还有主人。他叫萧晓,喜欢游历四方,行走江湖,路见不平,便拔剑相助。他是我的个主人,也是我一个主人。
我出生于神剑阁,是按照萧晓的要求铸造而出的——长三尺三寸,宽一寸七,轻剑。
萧晓来取我时,我刚铸造完成。他从铸剑师手里接过我,手腕轻转,我只觉周身充满力量,轻声低吟,顺着他手的趋势挥出一剑,面前的石桌轰然破碎。
“好!”我听到他这样说,“不愧是神剑阁所铸。轻巧灵活,音若龙吟,不如就叫龙吟吧。”
他拿起我细细打量,见阳光在我身上渡了一层金,满意地把我收入剑鞘。与神剑阁道谢之后,带着我踏入了江湖。
江湖是什么?后来的我再次回首这个问题,才知道,江湖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这里有权术,有侠义,有正邪,有指鹿为马,还有黑白不分以及无奈……
萧晓带我四处行走,他一直都是一个人。跟随他的日子里,难免有些落寞,我渴望与别的武器打斗,渴望知道自己的实力。
我总是在想,是不是所有的武器都和我一样渴望那刀剑相向的情景?这个问题没人回答过我,我自然天真地以为,它们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许多年后,我也天真地想着我和萧晓可以回到这个时候。然而,那却真的是不可能的了。
萧晓次使用我,是与青峰派大弟子沐青槿对决。那沐青槿借下山分发江湖令之名在一处山洞里与西域天鹰教使者会合,密谋着如何助西域高手打入中原武林内部。被萧晓发现,用暗器杀了那西域使者。沐青槿便起了杀机,一路追随萧晓南下,终在江南一处背街小巷拦住了我们。
“总算追到你了。”沐青槿抱剑而立,喜形于色。萧晓冷笑一声,并不答话。我感觉得到萧晓的不屑,轻声低吟——我多渴望萧晓能够拿着我与他打斗一番。
“沐青槿。”萧晓满不在乎地看了他一眼,“我萧晓不过是隐于江湖之人,你又何必穷追不舍?”
那厮提剑便刺过来:“因为只有死人才让我放心。”沐青槿一个横扫,我只觉剑气扑面而来,萧晓轻轻一跃,于半空中避开那一击。沐青槿迅速飞上来,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剑。
萧晓将我拔出,龙吟之声响起,挡住了那一剑。“你们为什么要追杀我和萧晓?!”我问那柄剑,却又兴奋不已——这是我次与它们打斗。
“因为我的主人要你的主人死。”短暂又激烈的碰撞让我浑身颤抖,龙吟声大振,萧晓一个用力让沐青槿退了一步,自己也借力迅速地向后倒退,落在屋顶上。
沐青槿转眼又冲过来,带着更凌厉的剑气,直击萧晓心脏。萧晓仰身向后倒去,在我以为他快摔倒之时突然止住去势,抬手就是一击。我感到我的身体划过沐青槿的手臂,看到沐青槿忍痛的表情,以及那滚热的血穿过我的身体。次尝到血的我,觉得血真的是不好喝的东西。
萧晓抬起左手打出一拳直击沐青槿的腹部,沐青槿迅速从屋顶掉落,萧晓执剑跃身跟着跳下,那沐青槿也是武学奇才,生生的在半空中挪开半米,一个借力又举剑挥来。
“不好!”我听到萧晓在心里说道,沐青槿来的突然,萧晓将我举在面前勉强一挡,竟被他生生用剑气划伤了皮肤。我轻轻震颤,低声轻吟,我感觉得到萧晓这一剑接得吃力,面前那柄剑却是发着寒光一点点逼近。
“轰!”萧晓被沐青槿击落在墙上,重重地摔到地面。沐青槿不给他留喘息的机会,又迅速冲过来。
萧晓眯起双眼,一丝杀意从心底而生,我不由吟唱出声。
他说:“龙吟,今日便用你取下他的命,权当给你开荤罢!”
我的身体被真气笼罩,体内充满力量,我渴望被挥出那致命一击,果不其然,沐青槿全力施展剑法杀过来时,萧晓几个虚步避开剑气,扬手挥剑,只见沐青槿仍保持着杀过来的姿势,胸口处破开了一个洞,血汩汩流淌,就那么倒下了。
“杀人了!”“有人杀人了!”四周的人群突然惊叫起来。我杀的是恶人!我喊着,龙吟声一声比一声高昂。
“唉……”萧晓轻轻抚摸我,叹了口气,“龙吟,这儿容不下我们了。恐怕以后我们的日子也要不好过了。沐青槿被我所杀,青峰派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我安静下来,满不在乎地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这种人,还是死了的好!我这样想着。却从没想过日后会怎样,我总觉得,萧晓是好人,他心地善良,惩恶扬善,这种一等一的好人,定然会有好报的。一切也都是我以为而已。
那日之后,萧晓与我的日子的确不好过了。每日不再是游山玩水,而是不停的打打杀杀。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要来杀萧晓,我能做的就是帮助萧晓一个一个打败他们。
死在我手上的人越来越多,都是那些要来取萧晓性命的武林正派。我不喜欢血,我想萧晓一定也知道,因为他和别人打完都会把我擦干净。“秦柯不在,我只有龙吟了。”我听到他在心里说,带着无限的落寞。我不知道秦柯是谁,我想,那一定是萧晓重要的人。
萧晓爱笑,即便是在打斗中他也噙着笑,他说:“我本就是自由自在的人,更何况那沐青槿是中原武林叛徒,我杀他有何不对?”但是那些人从没有信过他,依旧一路追杀,一批又一批的武林人士,接踵而至。
像萧晓这样的人,怕都是硬气得很。他一直告诉自己“我没做错。”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肯相信他。他们说那是他为自己杀死青峰派大弟子找的借口。
一日,又一群人追捕而来,萧晓在树林中与其恶战一番,终是没敌过,转身施展轻功几个虚晃便躲了起来。“呵!这就是中原的武林正派啊!”萧晓逃脱追捕躲在一棵树上冷笑。我听他在心里问:“这世上,到底什么是正?什么又是邪?!”
正邪是什么我不懂,我只知道,萧晓做的是对的。只要他觉得对的,我都会帮助他。
那日之后,萧晓似乎变了一个人,他不再向追杀他的人解释,他只做一件事——杀。而我,也开始渐渐带着杀戮的气息,游走于那些人的身体。
终于,江湖上传出萧晓入魔,执魔剑龙吟斩杀无数武林正派。就连武林盟主也下了追杀令,他们这些人,都要萧晓死!
我不是魔剑,为什么要称我是魔剑?这些武林中人到底是如何想的?我身上的杀戮之气越来越重,萧晓身上的戾气时刻影响着我。难道他们看不出,萧晓已经快被他们逼疯了吗?!
在被追捕的这些日子里,我每天都在怀念这之前的日子,笑那时候自己的天真。那时候多好呀,萧晓可以拿我烤鱼,可以用我追捕野味,虽然枯燥,但那是安稳的,自由自在,不用像现在这样东躲西藏。
萧晓的心境越来越黑暗,支持他的,是他一直默念的名字——秦柯。秦柯,是谁?我忽然想见他,也许,他可以帮助萧晓走出心魇!
然而造物弄人,萧晓被各大门派围攻。他拿着我将剑术施展到,也只换来片刻的喘息。我感到萧晓将重心放在了我的身上,他心里有了怨气,我知道他快要疯了。
“萧晓。”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我感到萧晓仿佛看到了希望,我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终于看到他了,他一袭玄衣,执剑缓缓走来。
“秦柯!”萧晓喊道,满心欢喜,“秦柯!你来助我了吗?”
可那秦柯并未答话,他用怜悯的表情看着萧晓,张口道:“萧晓,你为何杀沐青槿?”
萧晓心里一方堡垒轰然倒塌……“哈!秦柯你也不信吗?!”萧晓不甘心地问道。
“不是我不信,你要我如何相信?沐青槿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他?与西域使者勾结?萧晓,别自欺欺人了,青峰派素来品行端正,断不会教出武林叛徒。萧晓,我只问你,你为何要杀他?!”
为何要杀他?!萧晓心里不停地重复着秦柯的这句话,为何要杀他?!因为他背叛了中原武林!然而,看到秦柯的表情,萧晓自嘲地笑笑。
没人会相信我了……萧晓心中出现了绝望,这世间的黑白善恶,已经如此不堪了吗?!那么……我所坚守的道义,又是什么?!
萧晓成魔了,被这些武林正派逼成了真正的魔。
“哈哈哈哈!秦柯!连你都不信我,你我相识二十年,居然连你也不信我!那么,我便成魔!你们这些正派黑白不分!我便不再奢求你们相信我了!我要杀尽天下人!让你们看看什么是恶!哈哈哈!”萧晓笑着杀出包围,带着我逃走了。
萧晓疯了,我轻轻颤抖,他疯了,他成魔了!有谁,可以让他醒过来?
萧晓带着我继续东奔西走的日子,却不再东躲西藏,他遇人杀人,他的心被杀戮包裹,他不再是以前和善助人的萧晓了。我多希望,有人可以解救他,解救他痛苦的心灵,结束他这永无止境的杀戮。
武林正派依旧追杀着萧晓,短短数月,萧晓便杀了千人,萧晓不再为我拭去凝固在身上的血迹,他成了魔,而我,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魔剑。
我的愿望大概被上天听到了,那天,萧晓带着我冲进大街上,他挥剑便砍,四周围了一群武林中人,却没人敢上前阻拦……
求求你们,上来制止萧晓!别让他再杀人了!我这样想着,除了那阵阵龙吟我什么也做不了。你们是正派人士啊!萧晓成了魔!为什么不解救他?!这些被伤害的百姓都是无辜的啊!!他们没有行动,带着畏惧围在一旁。
我感到一丝寒冷,这就是正派吗?这就是萧晓原先一直坚守的正派吗?!呵……
就在我绝望之时,一个身影突然扑了过来,撞倒了依然执剑伤人的萧晓。
那人身上有两处伤口,我看的出,那是被我划伤的。
“凭你一个书生也想阻拦我?!”萧晓躺在地上残忍地笑着,望着推倒自己的人,举起剑正欲刺下。那个书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生生从萧晓手中夺下了我!
“我不能让你再伤人了,你们武林中人不也是保家卫国的吗?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又为什么要杀害我们无辜的百姓?”那书生气喘吁吁地说道,“没有人生来就是错的,我不知你为何杀人,但是,请你看看清楚,这些,都是你的同胞!”
萧晓忽然不动,我看到他的眼神变得迷茫,他喃喃开口:“同胞吗?若我为了保护同胞杀了叛徒,又被同胞一直追杀呢?书生,我问你,这还叫同胞吗?”
那书生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反驳。我轻声低吟,萧晓抬眼望向我,我看到他眼神清明。他醒来了!这个书生让他醒来了!萧晓却扯起一抹惨淡地笑:“龙吟是把好剑啊,书生,用龙吟杀死我吧,这样复杂的浑水江湖,我再也不想待下去了。”
不等那书生开口,萧晓轻轻转头,轻蔑地环视着围观的众人:“书生,你看,那就是武林正派!百姓被杀,他们这些身强体壮的习武之人不但不上前营救,还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被我伤害。书生,你是有勇气的人,我已成魔,今日你的言语唤醒了我,倘若不杀我,来日,我依然会被他们再次逼成魔。”
萧晓……要寻死吗。我突然想哭,如果剑可以哭的话,我想我已经泣不成声了。
“小兄弟,快杀了他!他的手上沾了无数人的鲜血,那都是无辜之人的血!”围观的人群中,有个人喊道。
好冷……我突然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温暖了。这些正派中人,竟然还要置萧晓死吗。
“我不会杀你,我不过是一个书生,不懂你们的江湖。”
“呵……也好,你这样的人,手上不应沾有鲜血。你叫什么?”萧晓凄惨地笑。
“凌子川。”
“凌兄弟,龙吟,就当我送给你了。它一直跟随我,我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龙吟就权当我感谢你唤醒我的谢礼。”萧晓凄凉地笑,恋恋不舍地望了我一眼。便再没有再说话。
萧晓后来如何我不知道,他被那群所谓的武林正派带走了,把我留给了凌子川。这是个很好的书生,他帮我洗净了身体,妥善保管。
他说:“龙吟,我不会用你杀人。我会替你的主人,好好地保管你。”

【END】

共 45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龙吟》这篇小说构思精巧,故事主线明朗,立意引人深思,是一篇理想主义色彩很浓的武侠短小说。“龙吟”是一把利剑的名字,他跟随他的主人萧晓行走江湖,开始的时候是游山玩水,虽然寂静寂寞,但是自由自在。自从卷入了一场武林纷争和沐青槿进行了一次决战,目的是为武林正派诛杀叛徒。可是后来却被全部的武林正派追杀,从而使得龙吟的主人见人就杀,变成了真正的魔,而龙吟也因此变成了真正的魔剑。但是龙吟希望有人可以拯救自己的主人,唤醒他的善心!果然上天眷顾:在一次当街杀戮中主人被书生凌子川唤醒,缴械束手被所谓的武林正派带走,而龙吟被送给书生保管。这篇小说的情节没有多少离奇曲折,但是本文以人称的视角,从一把宝剑的心理去看待去描写江湖的恩怨是非,实属精彩之笔。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这篇小说的立意如何需要聪慧你来解读和评价呢!还等什么呢,请您开始阅读吧!好文当推荐欣赏,祝笔者文章越来越精彩,祝写作之路越来越宽广,期待更多精彩佳作!【友情编辑:馨儿】
1 楼 文友: 2014-08-09 16:59:08 立意新颖独特,富于想象,宝剑功过,任人评说,可以惩恶扬善,可以滥杀无辜,只看落入何人之手了。欣赏阡羽独特武侠小说,伸张正义!祝写作快乐! 夕阳无限好,重温文学梦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09 21:58:14 谢谢老师的评价!喝茶!
2 楼 文友: 2014-08-09 21: :07 三尺三寸青剑,武侠小说的时髦。问好!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8-09 22:06:58 欢迎老师!请茶
4 楼 文友: 2014-08-10 06: : 1 由中巴车上发生的事情伸展成一篇很棒的故事,道出了现实中许多的无奈,善与恶正与邪真的没有衡定准绳了吗?不!准绳在每一个人的心灵 探索文学,谨为《呜咽的柳沟河》积蓄能量……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8-10 2 :29:11 姐姐喝茶
5 楼 文友: 2014-11-21 02:47:1 有天缘相属!孩子咽喉肿痛
晚上夜尿多怎么治
幼儿眼屎多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立可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