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之主 一四四 树倒猢狲散

2019-10-12 23:58:09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通天之主 一四四 树倒猢狲散

呆若木鸡之后,叶家众人开始慌乱起来。

其中以叶一锋马首是瞻的一群人全都围着他,焦急地问:“族长,现在怎办?”

叶一锋虽慌却不乱,道:“咱们叶家还没有完蛋,你们别忘了,还有[通窍]境的比试……”

这话一出,不仅那些叶家人愣了,就连叶斩也有点微愕。的确,如果能在[通窍]境比斗中扳回一城,那么叶家仍可跻身贵族大姓。

只不过,无人看好连一个通窍高手都没有的叶家能在[通窍]比斗中胜出,就连师王两家的家主也不例外。

因此,叶一锋的话音刚落,以叶一锗为首的那帮人顿时唱衰起来。

“赢得通窍比斗?”

“这怎么可能?”

“我说锋哥,你该不会失心疯了吧?”

“我们家一个通窍高手也没有,要怎么去赢啊?”

“就是……”

于是,在两拨人吵吵嚷嚷中,叶斩毫不意外地发现,有些叶家人竟趁机开溜了。不用说,这部份人多半打算回去收拾细软,提前脚底抹油。

有一就有二,当个临阵脱逃的叶家人出现后,很快便是三五成群地遁走,尿遁屎遁,找什么借口开溜的都有,不到一柱香时间便少了三分之一还多的人,叶家方阵的士气瞬间降到冰点。

看到这样的情形,叶斩不禁冷笑连连,若说刚才叶一锋提出“争取赢下通窍比斗”时,叶家还有三分士气的话,眼下此刻,叶家连半分士气也没有了。

一名手执步枪再配上十几发子弹的士兵,其战斗力比一头活猪来得强大,但一个军五万人的兵力,若是没了士气,用不了三天就得被打垮

,然后成建制溃逃、投降。而换作是五万头猪的话。抓三天肯定是抓不完的。

同样的道理,之前还有点士气,那么叶家就还有点希望,现在士气全无。叶家顿时连奋战到底的资格都没有了。

“叶子,现在要怎办呀?”慕容飞霜显然也看出了这点。扯着叶斩的袖子相当焦急。

已想通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叶斩斜了眼急得要死的慕容飞霜,不禁莞尔道:“霜儿,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可是你家若抬姓失败,其余各家群起而攻。那不糟了呀?”

“糟什么了?”叶斩明知故问。

“他们肯定会抢地盘抢产业,家族发展不就讲究这个嘛!”慕容飞霜道,“到时候摩擦一起。难免打打杀杀,万一闹大。城卫军出动,肯定帮贵族的呀!对了,城卫军。要不我找六师姐商量商量……”

“胡扯!”银煌终忍不住喝叱道,“妹呀,银月城的城务你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

“可是……”

“没有可是!”银煌的声音陡然尖锐了几分,“不过叶斩,你三师伯我倒是可以保你叶家嫡裔不受半点伤害!”

叶斩闻言,作揖道:“多谢三师伯美意,但我想保的人仅只我爹,还有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哥哥,以及老管家鱼伯,至于其他族人,呵呵!”他只是夺舍了叶斩的身体,跟叶戮叶一锋鱼伯有那么点交情,所以才想保下他们。

虽然银煌不明白“呵呵”之意,但也听出了这笑声背后的冷漠和不屑:“这没有问题,如果只是三五个人的话,连你六师姑都不用知会,师伯说保就保了!”

“谢师伯!”

正当叶斩一言而决叶家前途命运之时,叶家阵中竟有几人因争吵而动起手来,连旁边叶一锋的呼喝也不管用了,明显一副树倒猢狲散的模样。

对于这样的便宜族人,莫说叶斩根本就不认识,就算认识他也会任其自生自灭。再说了,银月王对他的怨念,叶斩自己十分清楚,目前他唯二可倚仗的仅只是银旭对他的看重以及慕容飞霜对他的好感,这种人情上的庇护终不比自身实力的强大来得稳妥,所以保的族人越少越好,若人数过多,惹得银煌不爽,他直接携了慕容飞霜走人,那恐怕连叶一锋几人都难以活命。

至于“神兽契约”这种东西,老实说,连叶斩自己都不太信得过,毕竟他只在银月王身上试验过,还真在别的地方没看到过违反契约的严重后果,免不了心存疑虑。这就好像小的时候大人教育我们电线不能乱摸,我们还是忍不住想要试探一番,不吃点苦头轻易不会罢手。

同样的,银月王也会起这样的疑心,万一违背神兽契约屁事儿没有,她恐怕会将叶斩五马分尸后再大卸八块!

擂台上,当谷家和焦家的比斗结束时,台下叶家阵营的人已经逃掉了四分之三还多,只剩十几个死忠还陪在脸色铁青的叶一锋身旁。

面对大多数族人临阵脱逃,其实叶一锋心里也在发毛,但做为叶家族长,他知道他如果都逃了,那么叶家连的一点点尊严都将不复存在,以后即使能够复兴,这也将是家族史上永远的污点。

叶斩看穿了叶一锋的想法,多少有些佩服这个不愿落荒而逃的便宜老爸。

小半个时辰后,高台上。

赤荧宣布道:“抬姓大会入微境比斗现已全部结束,守擂者叶家由谷家入替,接下来将是通窍境比斗,有没有哪家想要主动退出的啊?”

“有,我彭家退出!”

“我言家也退出!”

“段家退出!”

“……”

这些退出的贱姓豪族要么是因为前三轮[后天][先天][入微]的比斗后积分已经不够,要么就是被叶斩提前暗杀掉了族中的通窍高手,这攻擂的人选都没了,自然也就没得比了。

由于通窍境比斗同样是三打二胜,因此仅有一名通窍高手的谷家之前并未被纳入叶斩的暗杀名单,毕竟杀二剩一,在当初的叶斩看来,以叶家的底蕴应该能够赢下两场才对,结果人算不如天算,眼下的谷家对上如鸟兽散的叶家,哪怕仅有一名通窍高手,也是形势大好。

可惜谷家人忒小看了叶一锋的决心和坚毅,听着耳边不断回荡起别家主动退出之声,偏不见叶一锋开口喊“退出”,谷家家主不由得有些急了:“叶一锋,你叶家人都快逃光了,莫非还打算参加通窍境比斗不成?”

叶一锋梗着脖子道:“当然,我叶家为何不参加?”

银煌听了叶一锋的回答,不禁也有些动容:“斩师侄,你爹这骨头倒是硬得可以啊!”

叶斩不置可否道:“可惜脑子少根弦,不然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的确,做为家主,居然在事关家族前途命运的擂台排兵布阵上耍心眼,妥协,活该落到现在的窘样!

“好哇叶一锋,你有种,就剩那么十来个人,我看你派谁上来跟我谷家打擂……”

谷家家主耀武扬威的话音还未消散,边上焦家的人不乐意了:“我说姓谷的,你现在只是占了擂主的位置,多算半只脚跨入了贵族行列,还没完全入呢!”

听到焦家的喊话,谷家家主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糟糕,按照积分来算的话,他们谷家只是赢了[入微]这一轮擂台,积六分,而叶家赢的是[后天][先天]两轮,共积(四加一)五分,焦家虽然三轮全败,暂积零分,但只要赢了[通窍]境比斗,立马就能有十个积分,后来居上。

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形势!

叶一锋同样一愣,然后也算清了当下的形势,哭笑不得之余,不禁叹了口气:明明有得一拼的形势因为族人自己吓自己,提前逃遁,现在连拼的机会都没有了。

至少族中那些可以对抗“半步通窍”的入微圆满高手此时都溜光了,就剩叶一锋本人还在当场硬撑着,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慕容飞霜已请动银煌这么尊大神从旁坐镇。

此时,天华殿记录官的宣布声又一次响起:“通窍境比斗轮场,谷家谷天龙登台;第二场,谷家谷天妒登台;第三场,谷家窦湃登台!”

这个守擂阵容,前两个谷家人均是半步通窍级别,而一个外姓高手窦湃乃是窦澎(半步通窍)之弟,实力比他哥哥还要略强,竟达到了初入通窍的地步。

不过三人的实力被银煌一眼看穿,他当即跳上第三台,道:“本座负责攻这一台!”这话一出,在场之人,除了叶斩和慕容飞霜之外,无不呆若木鸡。

高台上的夜婪遥遥瞅见这一幕,心里更是狂吐槽:老大,别闹了,快下来,那擂台是小朋友玩的,你说你一个连俺们都看不透的大高手跑上去打擂,还要点脸不?

可惜实力越高的人往往懂得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所以脸皮炼得也是厚。比方说,前世地球上,某大国明明拥有强的海军实力,还长期叫嚣“XX威胁论”,这脸炼得……早就没皮了吧?!

台下的叶一锋见银煌上了擂,先是一怔,旋即欣喜若狂,左右看看,招呼了身后的一名族内的入微联袂上台。

不是叶一锋不想让之前曾一招秒过对手的叶斩上台,而是抬姓大会早有规定,每名家族成员只能出战一次。

.

.(未完待续。)

通辽白癜风好的医院
亳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焦作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通辽白癜风医院
亳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