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大陆 第四十五章 共伤

2020-02-15 17:56:21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摘星大陆 第四十五章 共伤

擂台之上,骤有风起,青色与白色的衣襟在风中凌乱的纠缠在一起,就像两只飘飘然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二女毫无烟火气的拂袖、振臂、推手、格挡,犹如行云流水,令人眼花缭乱,赏心悦目。

不过擂台之上,那随着两人交手被震飞四溢的天地元气,却证明这场赏心悦目的表演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平静。

“砰!”

两人最后重重的对了一掌之后,向后飘去,稳稳的落地,竟然不分上下

苏璃梦微微眯起双眼,把凤眼眯成一弯月牙,她没想到萧紫烟那干净如玉的手指之间竟然能有如此巧妙的颤动,自己体内的元气明显多于对方,但却在她那如云一般温柔却带有杀意的掌法之中没有站得半diǎn便宜,甚至还稍显下风。

“萧家散手。”评委席上一位黑衣中年人看到纠缠的两人分开,轻轻开口,diǎn出了萧紫烟那套掌法的来源:“这就是萧家的那个小姑娘?”

一位衣着华丽,体型微胖富家翁模样的中年人diǎn了diǎn头,应道:“萧紫烟,那个落魄的萧家剩下唯一的希望,若是十年前没出那场意外的话,她应该≈dǐng≈diǎn≈小≈説,是苏破、唐城等人齐名的耀眼存在。只是可惜了,萧家举家搬迁,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更不要説得到什么资材的培养,所以现在才堪堪到达洞玄而已。”

听到他提到了十年前的那件事,主席台上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没有谁再开口。

“你足够强,值得我出剑。”苏璃梦看着眼前冷若寒冰的少女,轻轻的説道,然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柄绕腰而系的软剑。

萧紫烟则仍然平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她并没属于自己的兵器,她的武器就是她的一双手,一双如玉石般坚硬又如云般温柔的芊芊细手。

比武台上,骤然风起,太阳的光影忽然凌乱,苏璃梦飘然而起,借风而略,剑已在手,隔空刺向萧紫烟。

苏璃梦的剑表面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但实际上却非常特异,这柄剑非常细,显得秀气无比,柔软的剑身之前如同裙带一般缠在少女腰间,此时却变得锋锐笔直。苏璃梦只是简单的直刺而出,看起来简洁无比,但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威力!

擂台上的风瞬间狂暴起来,绕着两人发出恐怖的轰鸣声,一剑隔着数丈而起,却在转瞬之间迎面而至。

看着这一剑,萧紫烟冰冷的面容之上没有任何神色,依旧淡淡的如同天山之上的雪莲,她缓缓伸出手,在面前挥了一挥,仿佛有无数烟雾从这双洁白的手掌之中生出。

烟雾凝集,便成云,苏璃梦一剑袭来,刺进了云中,便再也无法向前半寸。

苏璃梦执剑在距离萧紫烟三尺之处微微前倾,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握住剑柄向前刺入那一片云中,仿佛静止一般,但却并非如此。此时的剑锋正在与云烟激烈的摩擦,那柄软剑的剑尖似乎执拗的想要刺破身前的云雾,但却如同深陷泥沼一般,无论如何也不得挣脱。

苏璃梦脸色微变,闭上了双眼,整个人的气势却在这一闭眼间迅速变化,由一往直前的锋利变成了千娇百媚的温柔,而那柄秀气的剑也随着握住它的主人而变得柔软起来。弯成了蛇形,但却曲折的向前刺了过去!

萧紫烟一根手指迅敏的diǎn出,精准无比的刺在那柄软剑的剑身之上,然后脚生白莲迅速后移,挥了一挥衣袖,那些云集的烟雾瞬间凝结,变成一滴滴晶莹的水珠向着苏璃梦爆射而去!

苏璃梦浑然不顾那些凝集的向自己袭来水滴,举剑前探死死的缀上抽身而退的少女,如同一条出洞的灵蛇,闪电般刺向少女的面门。那些烟雾凝结的雨滴重重的击打在她青色的衣衫之上,但却被青衫之上蕴含的强大的天地灵气震散,碎成更细小的水花溅射而去。

看着苏璃梦硬抗自己的攻势也要将这柄剑刺上来,萧紫烟心中微凛,迅速结出一个复杂的手印,向着电光火石间袭来的那柄剑狠狠的印去!

“轰!”

一声巨响在擂台之上迸发!狂暴的天地元气四溢开来,激起无数的尘土。一缕鲜血从萧紫烟的嘴角缓缓的淌出,然而没有半分的停歇,一柄纤细秀气的长剑撕裂了烟尘,在她的瞳孔之中迅速的放大。

萧紫烟瞳孔微缩,一股浓重的危险之意刹那间涌上心头,于是毫不犹豫曲手调动体内的天地元气横拍向那一柄软剑。

如玉石般洁白的手指与如雪般纯净的剑身接触,软剑弯曲侧过萧紫烟的头部,呼啸而过的剑意锋利的刺向萧紫烟的身后,截断了少女的几根在风中凌乱的青丝。

萧紫烟欺身,右手成掌,如一柄玉刀狠狠的向刚刚出剑的苏璃梦砍去!

苏璃梦左臂微抬,架在胸前再度强行挡住对方的这一记手刀,右臂强收,再次将剑横向身前,元力倾泻而出,一抹恐怖的剑意油然而起,向着身前不过一尺的萧紫烟一往无前的刺去。

萧紫烟面色冰冷,竟然丝毫不顾刺向自己胸前的这一剑,右手结印,无数云雾乍起,向着苏璃梦的胸口狠狠的印去。眼中平静却像是在的质问面前的少女,要么你退,要么两败俱伤。

苏璃梦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她没想到自己境界明显高于对方的时候还会被对方逼到这种地步,若是自己收招来挡,慢慢以元气换元气来对功,总可以慢慢的获胜,但她今天不想退,于是狠历的神色在她眼中闪过,那柄秀气但却凶猛的软剑依然一往无前!

台下响起一阵惊呼,谁也没有想到两位看起来温柔美丽的女子之间竟会出现这种狠历的两败俱伤的打法,而那位台上的黑衣裁判也没有想到,所以他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于是再没人能阻止这样的结局。

那柄软剑首先刺到了萧紫烟的胸口,却被那轻飘的白色院服拦住,萧紫烟体内的天地元气汹涌而出,死死的困住了这柄剑,让它不能刺穿这件白色的院服。既然短时间刺不穿,那便不刺,剑意微寒,然后的汹涌的透体而出,穿过那件白色的院服袭入萧紫烟那单薄的身躯之中!

剑意袭身的瞬间,萧紫烟那干净的手掌也印在了苏璃梦的胸口,如云般温柔的天地元气侵扰而去,毫不客气的钻入苏璃梦的身躯之中!

两个翩然的身影纷纷暴退,各自退至擂台的两界才停下。

“哇”的一声,苏璃梦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软剑随意的扔到地上,单膝跪地,双手扶着胸口,不停的小口喋血。

萧紫烟则倚着擂台边上的木栏,痛苦的咳嗽着,那抹入体的剑意此时肆意的游走在她体内的经脉之中,如同小刀一般切割着她体内的经脉,让她痛苦万分,那张冰冷的脸上也因为痛苦而微微扭曲。

四个身影几乎不分先后的跃上擂台,李晨安看了一眼萧紫烟,发现她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于是看向擂台对面的钟林雨,开口:“此战……”

“算平。”钟林雨很干脆的答道,然后搭上的苏璃梦的脉搏。

苏哲关切的看着钟林雨为苏璃梦把脉,然后更加关切的把目光投向擂台对面的萧紫烟。然后他看到那个让他讨厌的少年,干净利落的飞身来到少女面前,然后将其横抱而起,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地,向着医疗处飞奔而去。不由握紧了拳头,“咔咔”的声音从拳缝之中溢出。

李晨安看着少年抱着少女奔向医疗处,眉头微凝,转过身来看向台上的黑衣裁判,斩钉截铁的説道:“换裁判。”

黑衣裁判满脸惭愧,赛前的时候信誓旦旦的保证可以随意出手,可自己却没能反应过来阻止这一场共伤之局,听到李晨安的话之后更是无脸继续待下去,向着台上两位天灵境强者歉意的行了一礼,退下了场。

这场八强之战就这样落下了帷幕,谁也没想到两位绝代佳人会共伤于此,看样子似乎都无缘继续后面的比赛了,观众席上的众人似乎都有些遗憾,不过比赛还会继续下去,更为精彩的还会继续上映,所以众人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场上。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