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听你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7:26:27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年轻的时候,老让你说那三个字,你总是笑笑,非常为难的,被逼得紧了,你笑着含糊其辞地说了,说得很快,说完以后还是那么不好意思,眼睛不愿意看着我。那时的我,还经常撒着娇,动不动地就问你,爱不爱我,你总是“嗯”一下声,从不主动说那“爱”字,让你说“我爱你”仿佛比登天还难。  我们爱的结晶在你一直不肯说“我爱你”但实际上在我们非常恩爱中诞生了,我不再逼你说那三个字了。尽管我心里一直期望你说的。  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很平淡,但我们很恩爱。你一直是个事业上兢兢业业的人。  早期在国企上班,虽说挣不到什么大钱,但你一直工厂里的骨干,你当时是年轻的中层干部,还有望被提拔为副厂长呢。我们生活很艰苦,夫妻二人在一个市区,却因为没有房子而被迫分居两地,我们只能一周见面一次。俗话说,小别赛新婚。一周一次的见面,使得我们恩爱无比,我们珍惜着每一个星期天。后来因为你获得了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的称号,我们有了一套非常珍贵的住房,房子不大,37平方米,但很温馨。  由于环保的原因,你所在的造纸厂被迫停产关闭了,你极不情愿地跳槽去的外资企业。从事了一个和自己专业不相关的行业。  你一直是个认真的人,一切从头学起。很快,你的敬业被外企的领导所肯定,你被提拔了,从一个技术工程师变成了一个管理干部。后来又从管理干部提拔为一名外企的总经理。你现在是这个世界五百强企业里职务的中国人。随着你这十几年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我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改观。我们一次次地换了房,房子越换越大,你还为我买了车,我们真正地过上了小康的生活。你一直和别人说,你有今天,是因为和我对你工作的支持分不开的。你一直不善于当面夸奖我,就连这些表扬我也是从你上司嘴里获得的。  后来,你被派往外地,我们这一次是真的分居两地了。你去大连,我在上海。我们没有约定俗成,但每晚的通电话成了我们三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你依旧不会主动说爱我想我之类的话语,但我知道,我们彼此的思念没有一丝一毫的减退。你的三年任期已满,要回来了,可老天爷这一次要考验我们的爱。你出了一次很大的车祸,差一点因此丢了性命。  我心急火燎地飞到你的身边,看到了一个浑身裹着石膏的你,我泣不成声。当时我觉得我是多么爱你啊,尽管你从不问我,是否爱你,你也不像我那样,要我说“我爱你”,我也从没主动跟你说过,“我爱你”。但我知道,你已经是我生命里的一部分了。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过。我多想告诉你,我是多么爱你,可此时我唯有哭泣,我心疼着你受的如此大的伤。你慢慢移动着你仅能移动的右手,大拇指滑划着我的手背,安慰我说,你没事的,你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过后,你一再地向我表示歉意,你说你受伤,又让我吃了很多苦,为你寻医问药的。原本想在我稍稍平静一点心情后,我要告诉你我的爱,可后来不知为什么,还是像你对我难以启齿一样,我也没对你说那三个字。  也许这三个字说不说出来,已经不太重要了。  我生病了,我说老天爷是公平的,它给了我太多的幸福,让我也经受一点挫折,来平衡一下这个世界。我一直说你是个工作狂,工作是你的第二生命。可是为了我,你毅然决然地陪我住进了医院,一住就是8天,从入院的天,到我出院,无时无刻陪在我身旁,让我勇敢面对死神。因为有你在身边,我确实不再害怕了,有时竟然有塞翁失马的庆幸。在我被推出手术室的一刹那,我惺惺松松的眼看见了你在门口守候,我又想起了那年轻时硬逼着你说的三个字,想想我有多傻啊,不说就不说了呗,何必在乎于那口头上的说辞呢。麻醉药性已过,疼痛在加剧,你皱着眉,疼着我的痛。你捏紧了我的手,反复地说,实在疼就叫一声,你要让医生给我打止痛针。你不知道呀,有你在身边,我伤口上的疼再疼都能忍,因为我心里是甜蜜的。  朋友们都说,我们这一路走来是不容易的,我们两个都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我们心里比谁也清楚,我们彼此有爱的力量支撑,再大的苦再大的难我们一定能携手走下去的。2011年是我们结婚二十五周年,五十年的金婚期,我们已经过了一半。  爱能使人坚强。有了爱,生命就变得丰富多彩了起来。  我庆幸,一路走来,有你。  我今天想对你说:我爱你! 共 169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睾丸扭转须要做手术吗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