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泣血 第二百七十七章 皇女太韵

2020-01-17 00:40:27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神枪泣血 第二百七十七章 皇女太韵

看着兰绝尘比狼狈的模样,凌瑄好奇不已,但是她并不认为兰绝尘能够看穿,在她眼中兰绝尘是在是太弱了,却也阻挡不住好奇心的驱使

凌瑄来到兰绝尘身边,如同恋人般,帮兰绝尘整理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手帕,擦干净兰绝尘的脸蛋,兰绝尘并没有拒绝,他还沉浸在先前所看到的一切之中

凌瑄靠在兰绝尘的耳边,吐息如兰,轻朱唇:"小男人,你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兰绝尘忽然猛烈颤动了一下,回过神来,转过头去,却突然瞪大了双眸,两人嘴嘴相对,凌瑄也显然被吓到了,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慌乱,没有了先前调侃兰绝尘的那份镇定

兰绝尘假装很是镇定的缓缓将头移动开来,然而脸上却是有些不自然,两唇还留着一抹淡淡的清香,那股柔软那兰绝尘意犹未尽,他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凌瑄看到以后,脸上是泛起两朵红晕,给了兰绝尘一个泯灭人性,惨绝人寰的720度,疼得兰绝尘嘶哑咧嘴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凌瑄率先开口,"啊!啊?!"兰绝尘略微有些尴尬的回应了一下,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部再一次变得有辛重了,缓缓开口说道

"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被束缚在尸脉的中心,她身椽丽服装,胸部欺负平稳,呼吸顺畅,面色安详我正想仔细观察的时候,她猛然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一个诡异邪恶的笑容,接着我就这样了"

"你看得到尸脉的本质!小男人我还是太小看你了"凌瑄惊讶道,接着话语一转:"那么你有没有看到她锁骨处有一个刺青,一道真龙刺青"

兰绝尘猛地瞪大双眸,直视凌瑄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凌瑄轻轻的瞥了兰绝尘一眼淡淡道:"她就是太一皇族的皇女,也是深渊之门……"

"深渊之门?!这……"兰绝尘想要说什么,但是终并没有说出口,这个时候的自己了解太多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看凌瑄的模样,她也没有要和自己说的打算

兰绝尘的反应凌瑄很是理解,而且很欣赏,这是聪明人的表现,她也没有追问多的细节,转过身,轻朱唇:"走吧,我们先去祭坛看看,当初匆匆离去,并没有仔细观察任何痕迹,说不定,去那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呃,到时候我们是不是又要经过尸脉"说着,兰绝尘不禁打了个寒战,显然这尸脉给他留下深刻的阴影

"到时候,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去,不需要再通过尸脉下"凌瑄微笑道

一路上,兰绝尘一直都处于激ng神恍惚,心不在焉的状态,有好几次撞到了凌瑄,好在凌瑄并没有跟他计较太多,不然有够兰绝尘受的

他并有没有告诉凌瑄,她口中的太一皇女和他曾经朝思暮想的一个人很像,不对,不是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怎么会是这样?难道从一开始就有人在我背后设局"兰绝尘忽然浑身一颤,不寒而栗,他缓缓的抬起头,仰望浩瀚垠的天穹,喃喃自语:"究竟是谁在背后操作着这一切?不要跟我说,我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凌瑄耳朵微颤,清晰的听到了兰绝尘的喃喃自语,笑道:"小男人,你怎么了?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兰绝尘嘴角微微上扬,抬起头,露出了笑容:"没什么,我只是在思考前面我所看到的那个太一皇女和尸脉而已对了,她叫什么名字?"

"太韵"

"韵?是韵味的韵?!"

"嗯,对"

得到了凌瑄的肯定,兰绝尘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仿佛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接下来,兰绝尘并没有再说什么,似乎把先前的一切都抛在脑后,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性子,跟着凌瑄的脚步,前往诡三大乐章的祭坛

主城中心虽然也很是一片废墟,却没有外部那般都是残垣断壁,这里还有很多完好的建筑,可以说那些损坏的建筑在这如此庞大的建筑群体之中亦可忽略不计

这让兰绝尘好奇不已,按照常理,这里应该要比别处要加的破败才对,但是这里的建筑大多都保存的十分的完好,完好得让人震惊

巨大雄伟的宫殿鳞次栉比,宛如空中楼阁一般,盘立云间,富丽堂皇,雄伟壮丽,威严至极,宛如一片片仙宫之地,氤氲淼淼,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由于兰绝尘他时不时的上跳下窜,东摸摸西看看,所以他们进度很慢,而凌瑄也没有着急的赶着兰绝尘

兰绝尘十分好奇这里的一切,这些建筑可都是百万年前的,却一点都没有破败之意,反而越发的光亮,崭如初

为神奇的是这里的很多物品都保存的完好,在那些完好的房屋里面,所有的东西身上没有一点岁月的气息,仿佛里边的主人才刚刚离开一般

门是敞开着的,桌上的是开着的,茶水还是热的,[,!]冒着丝丝热气

然而,兰绝尘却不敢用手去触碰这些,因为只要他一碰,这些事物就会随风飘散,他问凌瑄究竟是怎么回事之时,凌瑄淡淡道:"这一切都是执念所致,当一个人的执念强大到一定地步的时候,逆流时空,倒转轮回并不是不可能"

"呃,到底是哪种地步?""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由于兰绝尘的原因,他们的进度有些慢,一直走了半天,穿过了数的建筑,他们终于来到了祭坛

九十九根巨大的擎天石柱高耸入云,石柱之上刻满了数的符文,每根石柱上都盘着一条条金色的五爪金龙,宛如黄金浇铸而成,栩栩如生,令人生畏

祭坛巨大比,足足有十数个足球场的面积加起来那般大小,这却也让祭坛显得有些过于冰冷,空旷的的祭坛,幽深,黑暗,亘古,悠远

地面上刻画着数的符文,阵纹,两者相合纠缠,相互交错,就算已经过了百万来年,祭坛依旧白赞如,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神秘之感,披着一层令人看不穿的面纱,让人浑身不自在

凌瑄来到祭坛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像是一个人,她来到祭坛正中心的白色玉石石台前,望着眼前玉石石台上的三个洞不禁有姓了

她温和的抚摸这石台,眼光流转,目光闪烁,似乎想起了过去

兰绝尘来到凌瑄身旁,望着石台上三个相同的洞,不禁有些疑惑:"凌瑄,你的姐妹们都去哪了?"

凌瑄的思绪被兰绝尘打乱,却没有生气,轻朱唇:"那一场大战,我们三姐妹被请出,一同参加大战,之后我们都分散了,我也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这个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而我当时的主战场就是这里……"

接着,凌瑄缓缓闭上了双眸,再一次沉默

兰绝尘也没有再去打扰她,趁着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兰绝尘打算仔细的观察一下古老的祭坛,这个祭坛与这里别的地方的建筑不同,这个祭坛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岁月气息,深沉,厚重,悠远

似乎这个祭坛的岁月要比永恒之城加的久远很多,很多

这里透着一股气息让兰绝尘觉得很熟悉,似曾相识,好似一种故地重游之感,这一个现象使得兰绝尘心中升起了一丝丝疑惑

自从来到了这一片史前遗迹之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十分的诡异,邪乎

忽然,他灵光一闪,恍然大悟,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我会觉得这里上下都透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原来这跟觉醒祭坛的气息十分的相似,难道觉醒祭坛与之同一根源?"

"如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凌瑄一定会知道觉醒祭坛的秘密所在"

兰绝尘闭上双眸,刚出一丝丝神识,抽丝剥茧,意图寻找其秘密所在片刻之后,兰绝尘满头大汗,面色煞白,神识消失殆尽,结果不出所料,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唯一让兰绝尘觉得惊讶疑惑的是,他在觉醒祭坛所感受到的那种未知的心有余悸的危机感不同,这个祭坛幽暗,恒古,冰冷,给别人一种十分冰寒情之感,然而却给兰绝尘不同的温暖,仿佛这里是他以前常常来往的地方,有一股说不出的熟悉的味道

"家,对,这是家的味道"兰绝尘心中一颤,他对自己的猜测有匈疑了,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不可能是自己的家

然而事实求摆在面前,不单单是觉醒祭坛,整个太一皇城给兰绝尘的感觉都是这般的熟悉,给着兰绝尘别样的温暖,这残垣断壁也给兰绝尘别样的凄凉,悲哀,这并不是一个冒险者已经有的才对

这其中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难道真的跟自己有关?而凌瑄每一次说话都是说道一般,欲言又止,她对自己好得似乎有些过头了

"不要跟我说,我是太一皇族的皇子转世"兰绝尘自我打趣道

喜欢本的读者大大们,请投上你们珍贵的票票吧,谢谢!未完待续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治病怎么样
长春华山医院预约挂号
子宫内膜损伤能彻底治愈吗
合肥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包皮包茎汕头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