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庭 第五百八十九章 禁术之威

2020-01-16 16:05:54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傲世皇庭 第五百八十九章 禁术之威

请支持正版,给作者动力,谢谢!

得到银神战衣恐怖加持之后的冥道天,战力暴涨,加之圣技上的优势,一时之间竟然压过了公输绝灭和象天行两人。

“卑微的蝼蚁,今日本皇就亲自出手,将你们全部斩杀,完成我魔族一统荒古大陆的宏图霸业!”冥道天狂笑道,右手猛拍一掌,虚空黑洞之中出现一只擎天巨掌,朝着象天行轰落而去。

面对冥道天轰出的擎天巨掌,象天行怒吼一声,化作一尊体型巨大的魔象。

“魔象顶天,力破苍穹!”

象天行巨大的身形猛地撞向虚空中的巨掌,两者碰撞的瞬间,一股狂暴的力量朝着虚空四周蔓延而开,恐怖的破坏力让空间都发生了剧烈的扭曲。

无数从黑洞之中散发的吞噬之风汹涌而起,看得战舰上的众人纷纷屏住呼吸,心生畏惧。

“哞!”

一声惊天象吼,擎天巨掌崩裂破碎,而象天行也被震飞出去,从空中狠狠地咋落下西狂洲的一座巨峰。

“轰轰轰!”巨峰拦腰断裂,象天行巨大的身体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狰狞、恐怖的巨坑,片刻之后,象天行再次幻化成巨汉模样,嘴角挂着丝丝血迹。

见到象天行竟然受了伤,公输绝灭脸上的凝重之色瞬间增加了几分,右手朝着天机镜内打入数道法印,同时对着象天行说道,“象天行,拦住冥道天,给我二十息时间!”

闻言,象天行虽然不知道公输绝灭需要这二十息时间做什么,但他没有丝毫犹豫,双手抡起后土锤,主动朝着冥道天攻击而去。

见状,冥道天冷哼一声,不屑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你竟然急着找死,本皇就成全你!”

只见冥道天双手合一,凌厉的肃杀之气从体内暴溢而出,刹那间,九霄雷鸣,风云涌动,恐怖的气势纵贯星河。

“魔神灭杀术!”

刹那间,一记无比恐怖的幽黑色剑芒横掠苍穹,堪比极光横空,掀起那无尽的滔天毁灭性杀气,结结实实地凝聚成一柄擎天巨剑,这柄剑仿佛刺破了天穹,令人望而生畏。

“好恐怖的圣技,这冥道天不愧是魔族之皇,炼狱神主的嫡系血脉!”古岩心里震惊道,他自己要修炼了一门上品圣技,虽然以他的修为无法发挥出上品圣技的威能,但上品圣技的破坏力,他从罗睺的记忆画面中深有体会。

古岩敢肯定,冥道天施展的这一招“魔神灭杀术”比之上品圣技,威能也相差无几,因此,古岩十分担心象天行能否挡住冥道天这一击。

虚空中的象天行,再次恢复了本体状态,两柄后土锤悬浮在身前,象天行数十丈长的象鼻在虚空之中画着一道诡异的符文,符文成型的瞬间,象天行后背上也出现了一道同样的符文,两道符文彼此印证,竟然形成一道虚空门户。

见到这一幕,古岩右肩上的兔爷略带惊讶道,“魔象一族的血脉符文!”

闻言,古岩好奇地问道,“兔爷,什么是血脉符文?”

“血脉符文乃是魔象一族的特殊血脉秘法,据传只有血脉返祖程度达到十分之一以上的魔象才会拥有血脉符文,血脉符文能够召唤始祖魔象作战。”

“魔象一族的始祖,曾是造化神主的坐骑,相当于半步神主层次的顶尖高手,即使本兔爷在全盛时期,也不是其对手,若是这头魔象能够召唤出一尊始祖魔象虚影,挡住这一击,应该不难!”兔爷淡淡说道。

就在这时,那两道符文形成的虚空门户内突然出现一尊魔象虚影,看着那尊魔象虚影,古岩心中倒是有些失落,原本古岩以为始祖魔象的虚影应该巨大无比,但眼前的这尊虚影,和一般的魔象大小无异,甚至还小一些。

这始祖魔象虚影和象天行唯一不同的是,这尊魔象的头顶有一道“卍”字印记。

冥道天看着象天行召唤出的那一尊魔象虚影,仍是一脸的不屑,冷笑道,“去去一尊虚影,也妄想抵挡本皇的‘魔神灭杀术’,做梦,杀生剑,斩!”

擎天巨剑随着冥道天的声音斩落而下,剑光所过之处,仿佛苍穹都被劈成了两块,轰然斩向始祖魔象虚影。

面对那恐怖的巨剑,魔象虚影头顶的“卍”字印记瞬间闪亮,一股诡异的力量从印记之中暴涌而出,那股力量极为特殊,和巨剑携带的毁灭之力截然相反,原本崩碎的空间竟然开始重新弥合。

就在“卍”字印记那股神秘力量爆发的瞬间,古岩体内的造化玉碟反应极其剧烈,若不是古岩及时阻止,造化玉碟很可能已经自己飞出了古岩体内。

“玲珑,刚才是怎么回事,造化玉碟怎么会有那般剧烈的反应!”古岩传音玲珑问道。

“主人,刚才有人施展了老主人的‘造化天印’,方才引起了造化玉碟的感应!”玲珑回答道。

“什么?造化神主的造化天印,莫非始祖魔象头顶的印记就是??????”古岩震惊地看向虚空中魔象虚影头顶的“卍”字印记。

只见擎天巨剑斩落在印记上的瞬间,整个虚空之中没有丝毫响动,那柄巨剑携带的毁灭之力,竟然被印记散发的力量给吞没了,巨剑竟然在逐渐崩碎,而崩碎的空间转眼间修复了大半。

“这、这怎么可能?”冥道天难以置信地看着正在崩裂的巨剑,他原本以为可以一剑将象天行击杀,却没想到被一尊魔象虚影如此轻易的化解了。

但就在这时,虚空中的象天行怒吼一声,整个人气息微弱无比,这种反应很明显是因为消耗过度造成的。

“象天行,你先退下,接下来交给老夫!”公输绝灭对着象天行说道,象天行点了点头,变回本体,气息微弱地朝着万兽盟的一艘灭魔战舰上飞去。

而天空之上的公输绝灭,气势十分诡异,双眼血红,如同入了魔一般。

“冥道天,今日就让老夫斩下你的魔头祭奠我爱子!”公输绝灭厉喝一声,双手一挥,四个白色玉瓶飞射而出,然后轰然爆碎,刹那间,天空变得血红,那玉瓶内盛装的竟然是精血,而且数量还不少。

看着那漫天的精血,古岩脸色微震,他没想到公输绝灭竟然修炼的是《血灵解体**》,既是一门上品圣技,也是一门顶级禁术,威能恐怖至极,饶是罗睺自己,修炼成功后也只施展过两次。

待精血弥漫散开之后,公输绝灭脸上浮现一丝狰狞之色,头顶之上出现一枚血红骨符,骨符出现的瞬间,开始疯狂吞噬漫天的精血,与此同时,公输绝灭的双臂开始融成血水,也被骨符吞噬吸入。

看着公输绝灭头顶之上的那没血红骨符,冥道天脸上竟然出现一丝畏惧之色,嘴唇铁青,喃喃道,“怎么可能?竟然是罗睺神的《血灵解体**》。”

解体自己的双臂可谓是痛如锥心,但公输绝灭看着冥道天脸上的畏惧和震惊之色时,竟然狂笑起来,厉声道,“冥道天,今日你魔族在劫难逃,老夫拼尽这两条手臂不要,也要宰了你!”

“疯子,你这个疯子,竟然敢修炼罗睺神将的禁术,还想击杀本皇,简直是在做梦!”冥道天怒骂道,他怎么也没料到公输绝灭竟然还有这样一件恐怖的底牌。

“冥道天,这枚血灵骨符吞噬了我天机圣地和万兽盟数万年来积累的荒兽精血,其中还有一头亘古圣兽的精血,外加老夫解体的两条手臂,即使杀不了你,但重创你也足以!”公输绝灭冷冷道。

这时,公输绝灭两条手臂彻底解体完毕,那没血灵骨符此刻成了一枚血红晶钻,蕴含着极为恐怖的能量。

“血灵骨符,去!”

公输绝灭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血灵骨符打了出去,血灵骨符直接朝着冥道天飞去,眨眼间,出现在冥道天头顶之上的一片黑洞之中,轰然爆炸开来。

顿时间,无边血焰向无尽虚空蔓延而去,仿佛那空间都经不住血焰的力量,开始扭曲重叠,看着就让人心生震颤之感。

“蝼蚁,想要击杀本皇,做梦!”冥道天怒吼一声,银神战衣突然变大,将冥道天守护在战衣防护圈内。

“轰隆!”

那些扭曲的空间最终还是没能承受住血焰的恐怖力量,轰然爆碎开,一道道血焰宛如一柄利箭般,朝着冥道天贯穿、激射而去。

血焰利箭轰落在银神战衣之上,银神战衣直接出现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纹,随后,又是一柄血焰利箭,银神战衣之内发出一声器灵的嘶嚎之声,然后被血焰无情的击成粉碎。

但两轮之后的血焰,威势已经削减了大半,冥道天在银神战衣被毁的瞬间,催动全身魔元形成一道护盾,抵挡那恐怖的血焰,但他仍是低估了《血灵解体**》这门禁术的杀伤力。

护盾直接被击碎,一柄血焰利箭直接洞穿他的魔躯,仅仅一击,便将冥道天重伤。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心血管病研究所怎么样
成都癫痫病
酒泉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乌鲁木齐看白癜风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