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改革

2020-05-21 13:29:02 来源: 日喀则信息港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儿

左图:艺术家倪海峰、陈文波、汪建伟和策展人姚嘉善。右图:泰国艺术家Navin Rawanchaikul和唐人当代艺术中心的吴承祖。

这两件作品,加上倪海峰2007年于荷兰莱顿市(Leiden)初展的作品《碎布的回归》,大约完成了他的“碎布三部曲”。《维娃拉迪法兰西》乃为该空间量身订造,展出效果奇妙,更胜于798。夜幕降临,空间隔壁的包子铺蒸气升腾,骑自行车的居民一晃而过,不时有几位文艺青年拿着相机,或一名胡同老大妈满腹狐疑地驻足作品前。艺术,紧挨着生活。用王鲁炎的话说:“这件作品模糊了艺术和商品的属性。”

左图:艺术家李永斌和颜磊。右图:策展人卢迎华和艺术家刘鼎。

11月15日,王庆松个展《惊惶.恐怖.暴力》在玛蕊乐画廊开幕。其中3张《硬座车厢》照片曾是PKM画廊今年夏天的王庆松个展《小心》的主打作品。这次展出的,还有录相《大厦》、装置《迎宾牌》、一大块散发着血腥气的剁肉板,一只整羊曾躺在上面被五六个人剁了五六天,直到木板表面被剁碎脱落,此作品题为《123,456刀》。还有两个被投射屡次、看起来像出土文物的飞镖盘——《888,888镖和666,666镖》。

作为一位以摄影起家的艺术家,他展出的3件沧桑实物又都“一鸭两吃”地被拍成了照片,成为一组作品。“所有作品集中表现同一主题:恐惧及恐惧症。艺术家自己也在不断抗争使他不舒服的记忆和感觉。”(展览前言)

左图:艺术家李暐和王庆松。右图:媒体人江伊岚、黄珊和艺术家陈可。

11月16日晚,“Dior与中国艺术家”展览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第二次开幕。前一天是时尚圈和文娱界的热烈,名流云集,今天才轮到艺术圈。15日除参展艺术家,和他们限量的亲友(据说是两名),就没听说什么别的艺术家获邀。张曼玉、约翰.加里亚诺、查利兹.塞隆、张震、林志玲等,均出席了晚宴。今夜红毯、粉丝、奥迪A6车队、救护车、路障不再,场面恢复正常。

这可能是今年最后最“事儿”的一个事了。从巴黎运来的真正古董衫,彰显高级定制的高贵/昂贵血统,虽然也不过才6十年历史。展览的奢华艺术家阵容里,3个人来自设计/时尚界。建筑设计师马岩松设计的“模型”用来陈列Dior的包恰如其分。时晓凡的摄影《玻璃箱里的陌生人》则非常贴近时装大片。

左图:常青画廊总监Lorenzo Fiaschi和艺术家刘建华。右图:艺术家邱志杰和陈文波。

叶锦添设计的展场主要元素是竹子和镜子。竹林与草皮是活的,手工制做的竹地板通道逶迤连接各个空间,观众仿佛置身《夜宴》开场的王子的隐居院落,吴彦祖随时可能穿着白袍现身。本来Dior想要“带有中国味的法式庭院”,叶锦添硬是说服Dior高层,塞给他们一个“带有法国味的中式庭院”。在效仿中国园林上,如果没有那末大量煞风景的镜子和玻璃,他差一点就成功了。

作为秀场说得过去,作为艺术品展厅,这是一个凶险的所在。艺术家太多(22位),个人空间被局限得过小,泛滥的反光和倒影,使几件作品遭到影响,亦使场地显得cheap;竹通道虽然制造出某种高低错落,但限制了观众观看作品的位置和角度;窄滑的地板表面,再加上“渐欲迷人眼”的镜子,是意外的温玩家所在服务器金龙试炼活动中成功击败金龙床。1名老先生在转弯处打了一个踉蹡。若不是工作人员从旁提醒,只顾取景的我最少也摔了两跤。

左图:策展人搪欣和设计师韩枫。右图:艺术家荣荣和映里。

张洹用皮毛缝制的“三号伟人”的对面,建立着李松松的装置“光包”,以氖气灯管编织的放大尺寸Lady Dior经典包,像一座虚荣的纪念碑。本意难以直视的刺眼灯光,被Dior方面罩上了一层柔和的薄纱。这1窜改,极好地诠释了时尚和艺术的本质区别:后者摇晃观众,试图开启心灵;前者取悦顾客,致力于开启他们的钱包。

酒会上,艺术家陈文波评价说:“经济不景气,这件事要两方面看。好的方面是,给艺术家撒了一把钱,让人看到了钱的气力。不好的方面是,艺术变成了设计。”寒冬下,这一场时尚与艺术的交欢,貌似一对露水鸳鸯的匆忙苟合。当时很刺激,过后,却余下说不出的空虚。

左图:《Dior与中国艺术家》展览中张洹作品。右图:《Dior与中国艺术家》展览中张晓刚作品。

左图:《Dior与中国艺术家》展览中王功新作品。右图:《Dior与中国艺术家》展览中郑国谷作品。

《Dior与中国艺术家》展览现场。

下肢血管蚯蚓状用啥药治疗
治疗浅静脉炎用什么药
消化不良拉肚子怎么办
本文标签: